对话张亚东:音乐的力量与美感,都是“情绪化”的理性

广告位

  “我们可以喜欢一个年代,但创作是既要熟悉,又要陌生的。”

  ——张亚东评皇后皮箱

   神秘,克制,儒雅… … 形容张亚东的词汇都闪着相似的光芒,这与其说是源于他自带的理性气质,不如说是他在追求理性的过程中所散发的独特魅力。音符跃动的夏天里,音乐制作人张亚东与作家许知远盛夏相约《十三邀·夏日特别版》,二人在音乐的力量里就情绪与理性在艺术与生活中扮演的不同角色展开了深入对谈。

http://img.danews.cc/upload/ajax/20200812/dedfc57c2b4b7e7bd77c20b7e038d41a.png

  一、 《艳阳天》 | 创作 :音乐是“情绪化”的理性

  乐器堆叠的工作室里,钢琴和架子鼓中间挤着一组90年代设计风格的沙发茶几,握着David Bowie主题马克杯的张亚东与许知远隔着茶几相对而坐,两人从Bee Gees听到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协奏曲,再到中国传统晋剧《打金枝》,最后听到他与窦唯合作的《艳阳天》,关于音乐创作“技术”的话题也逐渐展开。

http://img.danews.cc/upload/ajax/20200812/2c09bbf280fe2cf65724596a0be0ae93.png

  “(窦唯)他有天分,但对技术有时候不太感兴趣,并且在他脑子里是没有什么可以或不可以的。窦唯肯定是最勇敢的一个,这种勇敢,我没有。”

  安全感在张亚东看来总是最大的问题,总是想“当一个好孩子”的张亚东也坦言:“我觉得创造力有的时候可能需要有一定破坏的那种能力,疯狂的能力,其实我是没有这个东西… …我在有限里的危险是可以的。”这种限制着张亚东的“破坏力”在“有限”的范围内发挥的,是流行音乐创作中业已成熟并在不断革新的技术和逻辑。

  对比中西方音乐,中国传统音乐和西方音乐对技术重视的不同,是他看来两种音乐风格中最大的差异点之一。谈及始于情绪的音乐表达,张亚东直言:“极具理性的东西会震慑我”。东方音乐创作随性而发,西方音乐则更显逻辑和技术,从而铸成了成熟的西方音乐工业系统。

  “对你来说最伟大的时代是哪个时代?”“音乐可能我觉得巴赫。”巴赫时代已过去百年,许知远形容张亚东对巴赫的欣赏就像是爱上了200岁的巴赫年轻的样子。在之前接受的采访中,张亚东曾认为一首好歌的标准太宽泛,打动他的多是理性感性完美平衡的作品。“我觉得只有本能是靠不住的。”

  张亚东的创作也是始于情绪,长于技术。“技术是创作的工具”,理性的知识系统,在这场音乐人与作家的对话中被类比为文学创作中的辞藻,不论是文学还是音乐,在两位创作者眼中,它决定了创作的边界。

  更理性的情绪表达,让音乐的质感得到提升;理性框架下的音乐作品,有了情绪的加持,才变得更加富有穿透人心的感染力。

  二、 《生如夏花》 | 成长:革新驱动于理性系统

  如果说浪漫是双鱼座与生俱来的特质,身为双鱼男的张亚东,散发出的浪漫气质却总是有着现实的影子。即便是沉浸在音乐的忘我里,他也总希望以更“科学”的方式,去实现更多关于音乐的想象。

http://img.danews.cc/upload/ajax/20200812/e09f1f06bde03cbf06dea8fa0937a7d9.png

  从70年代走来的张亚东,十几岁便以编曲家的身份在家乡大同的矿务局文工团里开始了自己“寻找美”的道路。适时改革开放之风还未吹进大同这样的小城市,“色彩匮乏”的年代里,音乐让他有机会抓住生活里不一样的美。“在那个时代我想要不一样的东西,音乐刚好给我提供另一种思考方式。”

  “你的耳朵可以辨别的东西更多,得非常有意识的去听。”在长期的训练之下,张亚东对音乐的审美绝对不是止步于消遣而已。

  科学的音乐体系下,创作逻辑和音乐审美,都是逐步培养起来的。“(西方音乐)他们都是更注重逻辑,在技术上一直也对乐器做了特别多革新。”

  近年来,张亚东加盟的音乐节目,让夏日和摇滚的联系更加紧密,而摇滚的发展在他看来也和充满理性的知识和技术密不可分:“吉他从一个木吉他变成电吉他,又发明效果器,尝试让吉他发声,完全超过他的能量,所以才有摇滚乐。”

  技术的不断革新,让三人乐队能通过几根弦一个效果器打造一面震慑全场的“音墙”,人的情绪又有了一种全新的传达方式,这种感染力绝不能只单凭音乐人的情感本能才能达成,技术辅助了摇滚乐的诞生,决定了情感通过音符传达的声量和力度。

  理性系统的规则,驱动着革新和进化,音乐如是,生活亦然。

  三、 《双重生命》 |生活:不止音乐一面

   “好学”是张亚东个人形象中最深刻的烙印之一,节目中,谈及突破舒适圈的话题,许知远向张亚东抛出了直线球:“动力是什么?”

  “想要了解这个世界,觉得现实的那些东西它不能满足你,对我来说是这样。”张亚东始终想对这个世界知道的更多,因为这让他才“觉得是真正的满足”。

http://img.danews.cc/upload/ajax/20200812/f4f257af0419ba1d1a6db420f902e497.png

  在之前接受的媒体采访中,张亚东曾说:“我好学,而且像我这种属于八字和学校不合,我必须是自己需要,我就会付出200%的努力去想了解那个东西。” 22岁,他从大同一路来北京,是受到崔健、唐朝音乐的影响:“你渴望能获得精神上的满足感,就像海绵一样渴望去吸收东西,让自己变得更有意义。”

  而音乐只是生活的其中一面。

  这些年,张亚东的创作也未局限于流行音乐一个领域:电影配乐,专辑,摄影,画画,配音,除了众人熟知的流行音乐制作人张亚东,他的身份也越来越多元。2014年,从北极之旅返程归来的他,形容这场看似在音乐上一无所获的极地采风,还是给出了“特别好”的评价。“音乐不能只依赖于音乐,人需要互动,和环境、人、所有的东西互动。”

  张亚东对本真的探寻,始终驱动着他不断地在理性世界里前行,这种克己求真的精神,也根植于AI科技家电品牌COLMO的品牌价值观之中。音乐人身份的张亚东,始终追求音乐的革新与进化;而作为在理性“导航”下探索生活更多面的“斜杠大叔”张亚东,行真致远或许就是他能不断发现理享生活更多面的诀窍。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00812/637ff3674abf1e8870ba8e4a7ba1b940.jpg

  从大同到北京,从音乐到生活,“理性”让这位音乐制作人越来越活出自己的样子。面对商业社会的浮躁与创作所需的沉静的矛盾,克制的理性精神让张亚东不断保持对“美”的坚持。在这条以理性美学向理享生活进化的道路上,与张亚东同行的还有COLMO和1%的生活理享家。

  就像是张亚东对乐器和音乐技术的痴迷,生而非凡的COLMO也一直致力于通过产品呈现高科技和设计为生活带来的便利,以科技服务生活本源,将理性美学贯穿于产品功能和设计之中,并希望这种理性美学能够影响更多的理享家,让生活共同进化。

  “当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它就是一个部落,就只能吸引你能吸引的人、和你有共同感知的人”。8月12日,《十三邀·夏日特别版》在腾讯新闻上线,探寻理性的“部落”里,COLMO与所有向高阶生活进化的理享家们,邀你一起“穿过雾霭森林去寻找美”。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5628676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445651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