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校园 > 戏剧 > 穿越之梦落千年1

穿越之梦落千年1

2015-07-30 16:08 来 源:创新作文网 作 者:陌路天使 浏览 字体:

    一

    我叫慕云帆 ,是暮云集团唯一的继承人。

    或者,更确切的说,我是一个纨绔的富二代。

    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被我的父亲一枪打死了,然后我的父亲也用同一把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当初的父亲母亲,那么恩爱的两个人,究竟为了什么化不开的血海深仇,严重到要用这样一种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二十岁的生命里,充满了种种种种的疑问与不安。

    所有人都说我是一个奇怪的小孩。可是爷爷却说,云帆,你只是太寂寞了。

    我只是太寂寞了,吗?

    所以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一个朋友,所以再我试图靠近一个人的时候,他们都会惊恐地对我避之不及?所以我就活该带着杀人犯的女儿的帽子?

    爷爷,这对我不公平。

    可是爷爷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说,帆儿,这就是命。这就是命。我明白。所以我接受了所有人对我恐惧与敬畏,自觉地担起了暮云集团的担子,所以就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肯站在我的身边,我还是骄傲地挺直了我的脊背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因为我是慕云帆,我是暮云集团唯一的继承人。

    可是没有人告诉我这样活着会有多累。

    爷爷说,帆儿,你才二十岁。我送你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就是允许你做一回自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去寻找一个二十岁女孩应该有的笑容吧。一个月后,我把暮云集团正式交给你。

    我不知道我要去将要去哪里寻找自己,就好像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个存在一样。记得小时候无意中在母亲房间里看到过一幅画,画里有着美丽的山水还有宁静平和的人群,像极了传说中的世外桃源。母亲死后,那幅画也奇怪地消失不见了,就好像它一直没有存在过一样。不过画中的内容我却记得异常清晰。我曾经派人查过许多类似的地方,却都没有画中那样让人心安的氛围。

    到底是哪里?我也想知道。

    漫无目的的出行,成了我这一个月的主要目的。

    其实,只要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哪里,又有什么关系呢?

    十点十分,我到达机场,买了一张十点十五分起飞的航班的机票,终点是法国。我笑了笑,法国,这个浪漫之都,也好,去普罗旺斯看一眼那些传说中的薰衣草好了。远离城市的喧嚣,远离prada远离chanel远离dior,跟时尚法国无关,来一场心灵之旅。

    可是命运偏偏不肯放过我,在飞机起飞十五分钟之后,机身突然剧烈摇晃起来。接着传来空姐紧张的声音。空难么?我无奈地笑了笑,看来爷爷这次的决定是对的,我确实是坐在寻找自己的飞机上。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天堂确实是一个寻找自己的好地方。

    在飞机第四次剧烈摇晃的时候,我感到了从空中坠落的巨大压迫感。闭上眼睛,虚空的感觉,原来是这个样子的。没有害怕,有的只有一丝欣喜。终于能够见到爸爸妈妈了,缠绕心头那么多年的疑惑,终于可以解开了。

    本以为故事就应该这么结束了,可是我却没想到,所有所有的一切,原来才只是真正故事的开始。

    ——慕云帆

    2011-2-7

    “小姐,小姐,你醒了?”

    一张粉色的小脸在慕云帆面前不断放大,最终汇成一个灿烂的笑脸:“老爷老爷,三小姐醒了!”

    三小姐?慕云帆摸了摸自己的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有点茫然。这是什么跟什么?拍古装戏么?木雕镂空的床,满目的瓷器与字画,自己难道是被剧组给救了?

    “三小姐,你终于醒了,你都快把小莲给吓死了,还好您醒过来了,否则真的不知道老爷会急成什么样子。”小莲幽幽地叹了口气,似乎有点欲言又止。

    “爷爷又在搞什么鬼?我对演戏没兴趣。”慕云帆有点厌烦地皱了皱眉,然后掀起被子从床上走了下来。肯定又是爷爷搞的鬼,她就知道,他怎么那么放心地让自己一个人外出。不过爷爷也真厉害,他到底是怎么把她从失事的飞机上救下来的呢?

    可是,谁能告诉她,她的衣服是怎么回事?这双手又是谁的?

    “拿镜子来!”慕云帆的声音不禁颤抖起来,吓了小莲一跳。

    “三小姐,您,您没事吧?”

    没有理会小莲的嘘寒问暖,慕云帆只是死死地盯着镜子里那张陌生的容颜,心里凉了半截。她,慕云帆,二十岁。可是镜子里那个充其量只有十三岁的小孩子是谁?!明明是她小时候的样子,可是她为什么偏偏穿着这该死的古代的衣服?!

    “小……小姐?”小莲试探性地叫了慕云帆一声。

    慕云帆认命地闭上了眼睛,有气无力地问道:“这里是哪里?我是谁?你又是谁?”

    “三小姐,我是小莲啊,我是小莲啊!您不认识小莲了吗?”小莲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我见犹怜。

    “小莲,我,”慕云帆认命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失忆了。”

    “三小姐,您可是慕容府的三小姐啊!您怎么可以失忆呢!完了完了,老爷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打死小莲的!”

    “小莲,”慕云帆有点头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平白无故地就成了慕容府的三小姐?这个神经兮兮的古装女又是谁?

    “你先别着急,把事情好好跟我解释明白。”慕云帆揉了揉发痛的额角。

    “是,”小莲擦了一把眼泪,“小姐,您是当朝右相慕容海的三女儿。名字叫慕容轻扬。”小莲的眼泪涌了出来:“小莲知道,小姐一直不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有好多人都喜欢跟小姐对着干,只有老爷真心对待小姐。可是三小姐,您还有小莲啊,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不在您身边,小莲也会陪在三小姐身边的!”

    “为什么每个人都不喜欢这个三小姐?”慕云帆顿了顿后自知失言,忙改了过来道,“我的意思是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不喜欢我?”

    “因为三夫人啊!三夫人是老爷最爱的夫人,可是就因为出身卑微,才一直没有被老爷接进府来。直到……”小莲的眼圈又红了。

    “直到什么?”慕云帆有些气恼了,这个小莲怎么搞的,怎么动不动就哭?

    “知道三夫人一个月前病逝,老爷才把三小姐接进府来。”说完,小莲又急急忙忙解释道:“可是老爷对待三小姐,那是绝对没的说。哪怕小姐要的是天上的星星,老爷都会给小姐摘下来。”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招人厌烦吧……

    “那现在是什么朝代?”

    “朝代?什么朝代?这里是云国啊!”

    慕云帆的头不禁又痛了起来。云国?历史上什么时候又突然冒出来个云国?难道我她到了一个被历史架空的王朝?

    就在这时,一个略带惊喜的声音传了进来。

    “轻扬醒了?我的轻扬醒了么?”

    “是老爷来了,”小莲好心地提醒着云帆,云帆冲她感激地一笑,安慰她道:“放心,一切有我。”

    “轻扬,你感觉怎么样?”

    云帆抬头,细细打量着她这个名义上的爹:本以为会是一个像爷爷的慈祥老头,没想到的是,这个叫慕容海的爹还蛮年轻的,放在现代,估计也是一个钻石王老五级别的中年帅哥。

    似乎是看到了云帆不断打量着他的眼神,慕容海有些不自在:“咳,轻扬,为父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么?”

    “老爷……”

    “爹,”云帆急忙打断了小莲的话,匆忙挤出了几滴眼泪,“轻扬,只是很想您。”

    慕容海明显很是惊奇,一脸的不可思议:“轻扬,你刚刚竟然叫为父爹了?轻扬,你,终于肯原谅为父了吗?”

    原来,这个慕容轻扬跟这个帅哥老爹还有心结没有解开啊。估计这个心结便是慕容轻扬那个已经死去的美貌娘了吧。

    想到这,云帆的眼睛里微微泛起了泪光:“女儿昏迷的时候见到了母亲,母亲早已向轻扬解释了一切,轻扬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慕容云海的脸色变了变,颤着音说道:“好孩子,你没错,是为父的错,是为父的错啊!为父不应该把你们娘俩扔下,纵然是阻力重重,为父也应该给仙儿一个名分才是。”说着,两行清泪竟流了下来。“轻扬,你刚醒过来,还是多休息的好,为父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想吃的,尽管吩咐下人去做。小莲,照顾好你家小姐,听到没有!要是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就打断你的腿!”

    “是,小莲知道了!”小莲一脸的惶恐。

    这个慕容海的声音不怒自威,只有跟慕容清扬说话的时候才带着一丝柔情。看来他对这个女儿真是有着不一样的感情。慕云帆冲他笑了一笑之后,便叫小莲送走了慕容海。

    “小姐……”小莲有些欲言又止。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隐瞒了我失忆的事了,对么?”慕云帆微微一笑,“小莲,能问你一件事么?”

    “小姐折煞奴婢了,有什么事小姐吩咐便是。”

    “小莲可否能告诉我,我是怎么生病的吗?”拿起梳子来静静地梳着自己的长发,慕云帆波澜不惊地望着一脸惶恐的小莲。

    “三小姐在湖边跟二夫人赏荷的时候不小心跌入了池塘。”

    “哦,我猜的果然没错……”慕云帆笑了笑,“小莲,你应该知道,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意外才对。”

    小莲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早就知道那二夫人看三小姐不顺眼,谁知道她竟然是那样一副蛇蝎心肠!三小姐,我们要不要告诉老爷?”

    “告诉老爷?”慕云帆叹了一口气,“我们没有证据,怎么告?”

    “小姐……”小莲突然跪在了我面前,“小姐,夫人的死跟她们肯定也脱不了关系,三夫人跟三小姐平日里待小莲如己出,小莲,小莲……”小莲有些语无伦次。

    慕云帆阻止了小莲进一步往下说的欲望,眼睛瞄了一眼窗外:“有客人来了,小莲,去把客人迎进来吧。”

    或许正是因为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从小爷爷对慕云帆的训练就很严格,所以她总能很敏感地听到有人靠近的声音。虽然现在恢复了十三岁的年纪,还莫名其妙地当上了一个不被待见的三小姐,可身体里的灵魂却是慕云帆,只有处心积虑才能活下去的慕云帆。

    “二夫人,我们家小姐身体不舒服,不想见客!”小莲身子堵在了门口,死活不让二夫人进来。二夫人冷笑了一声:“我早知道慕容轻扬醒了,如何见不得了?小月,来,帮这乡下来的野丫头长长规矩,告诉她什么是大家规范!”

    “是!”那个叫小月的丫头面带得意地站了出来,抡起胳膊就准备往小莲脸上打去。

    “我道是谁,原来是二娘啊,”慕云帆微笑着从里屋走了出来,看着正准备出手的小月,笑容不禁一滞:“二娘这是做什么?我的丫头做错了事情自然有我教训着,难道二娘是故意打给轻扬看的么?”

    二夫人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慕容轻扬会这样说,一时脸上有些讪讪的。可是过了一会便恢复了常色:“吆,慕容轻扬,你这不还没死吗,怎么你的丫头说的就好像你马上就命丧黄泉了一样,还不舒服,不能见客,你以为你真的是金枝玉叶吗?”

    “是不是金枝玉叶我就不清楚了,这件事情还需二娘去问下爹好了,想必,爹爹是最清楚的了。”慕云帆顿了顿,上下打量了一下二夫人,“不过,看二娘这副打扮,上身红色小衫,下身黄色纱裙,你以为自己是番茄炒蛋么?”

    “你……”二夫人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你这丫头,反了你了,你别以为有老爷给你撑腰你就可以无法无天,我……”

    “二夫人!”一声厉喝从走廊传来,一个端庄贤淑的妇女走了过来。

    “这个是大夫人。”小莲小声提醒着慕云帆。

    “见过大娘。”慕云帆对着大夫人福了福,大夫人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便扭头向二夫人说道:“轻扬是老爷最疼爱的女儿,这点妹妹应该知道吧。慕容家的家规,妹妹可还记得?难道还需要我来亲自教你一遍吗?”

    “你们……”二夫人狠狠地瞪了慕云帆一眼之后便愤愤地离开了。剩下大夫人面带慈爱地笑着。

    “轻扬,你娘不在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就把我当成你娘好了,反正我也一直喜欢女儿,睿儿他虽也孝顺,可也难得有时候陪陪我,如果你不嫌弃,就跟睿儿一样叫我一声娘好了。”

    “轻扬知道了,”慕云帆笑了笑,淡漠却又不失礼节,“谢谢大娘关心。”

    大夫人见慕容轻扬还是如此客套,顿时有点尴尬,随便找了借口便离开了。小莲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给慕云帆仔细解释着慕容府内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大夫人原是前朝公主,被王上送给了老爷,老爷倒一直对大夫人礼遇有加,尤其是当大夫人有了大公子之后。说起大公子慕容睿,那才真叫一个厉害,”小莲的脸突然变红了,“人长的帅,而且武功又好,不过他前阵子随李将军出去了,所以我们搬来相府之后,我,我还一次都没有见过他呢。至于二夫人,是礼部王大人庶出的女儿,那个慕容玲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处处跟小姐作对,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小莲愤愤地说道。

    “小莲,”慕云帆冲小莲笑了笑,“既然没有见过慕容睿,你又怎么知道他生的风流倜傥?”

    小莲的脸更红了,“小姐难道忘了?您和这慕容睿是曾经见过的。就在一年前,小姐出门的时候被人偷了钱袋,是慕容公子给您抓的贼啊!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他就是你的哥哥,到后来还是听夫人说起的。”

    “小莲……”

    小莲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小莲该死,小莲忘记了小姐已经失忆了,小莲该死……”

    “罢了,”慕云帆冲小莲摆了摆手,“你还是给我说说关于我以前的事情吧。”

    “小姐您很讨厌老爷,一直认为是老爷逼死了三夫人,所以至今也没有叫过他一声爹。”

    慕云帆不着痕迹地笑了笑,心道:怪不得听我叫他爹慕容海会那么高兴,看来我猜的真没错。

    “不过最令小莲惊奇的是,三小姐您以前是与世无争般平静地活着,二夫人欺负您您也从不出声,现在三小姐竟然学会反击了,小莲真是由衷地替三小姐高兴。”

    真是的,小莲,你当我是好欺负的么?

    慕云帆嘴角暗暗扬了起来,能欺负我慕云帆的人还没有出生,不管是在哪里,都是这个样子,永远都不会变。

    不过,这里似乎真的是一个有趣的地方呢,呵呵……处处勾心斗角,处处充满玄机,有趣的紧呢……既然上天让我来到了这里,那就好好地玩一场吧。不管是慕容清扬还是慕云帆,我都要让那些伤害过我的人付出代价。

    慕云帆微微眯起了双眼,眼神迷离地看着远方的天际。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玩一场命运安排的游戏好了。从今天开始,我慕容轻扬,要在这个叫做云国的地方,做所有慕云帆该做的事情。


[责编:秋梓]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