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校园 > 戏剧 > 我们该如何抉择

我们该如何抉择

2015-08-03 14:06 来 源:创新作文网 作 者:邱慧伶-铃铛 浏览 字体:

    T市,精神病医院,病床前。

    我坐在办公椅上,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男子坐在床上,衣服算得上整洁,看起来并未有太多异常。

    我推了推眼镜,思索了下从何处问起。但实在不知从何下口,便自我介绍道:“我不是医生,就是一了解了些许心理学的写手。只是想和你随便聊聊。”

    他似乎放轻松了些,扯了扯衣角:“他们都说我有病,但我觉得自己没有。我只是说自己是‘自然选择’号的章北海。”

    “章北海——”我陷入了思考,在脑海里检索关于章北海的各种信息,“难道是《三体》里的那个?”他忽然眼前一亮,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拉住我的手:“是,就是!我是章北海,章北海就是我。”

    我吓得缩回了手,他也不在乎,而是自顾自地讲起故事来。

    “我们受任在飞船上,准备探索星系,可穿越后,飞船燃料不足,完全到不了目标星系。关键配件也不足,向另外两艘舰转移人员也不可能。”

    我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如果不说他是个神经病人,我会以为他是个很棒的故事家。

    “我们的‘自然选择’号面临抉择,必须有人牺牲,但是谁生,谁死?谁当最后到达终点的英雄,谁又下地域当魔鬼?你呢——你会怎么样抉择?”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生生死死怎么能用一个抉择来判断呢?又不是考场四选一的选择题,错了就错了。我只是摇摇头,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我是军人,从选择军人的那一刻,我就选择了去任何地方,哪怕那地方叫地域,叫死亡,我不怕,可是——

    可是当我拆除第三道保险锁时,我犹豫了,彷徨了,我第一次感受到离死亡的近距离。我也怕死,真的好怕,好怕。

    我手在颤抖,抖的很厉害,我慢了,就慢了一步,‘终极规律’号向我们攻击了,我绝望了,那时候我看到的只有黑暗,为什么?为什么?”

    他在病房里几乎嘶吼着,不停的喊着“为什么”,我只能看着,听着,想着。

    他冷静下来,继续说着:“您以为我死了吗?不,错了,是大错特错。哈哈哈,我还活着当我看到‘终极规律’号爆炸了,我仰天长啸,这是报应啊,他们该为自己的抉择错误付出代价。”

    看着他近乎疯狂的表现,我怀疑他真的进入了故事中,无法自拔。我自叹一声,也无济于事,想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与他告辞,我一个人回家查找了关于他的各种资料,最后与主治医生协商,同意我在一旁观看他的催眠。

    主治医生用高超的医技将他带入心底世界,使他完全被催眠。

    “章北海是谁——是谁——”“是我。”

    “东方延续(和章北海同飞船的队员)是谁——是谁——”“是我弟。”

    “‘终极规律’号舰长是谁——是谁——”“我妈。”

    “发生了什么?什么?”

    “1976年唐山,地震了,山摇地动,我想保护弟弟,怕他受伤,我抱住了弟弟,和他说别跑,哥哥永远保护你。曾经,我们关系很好,一起爬野山,一起摸鱼,吃西瓜都要啃一块。我当时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弟弟比我聪明,比我可爱。突然,地震大了,弟弟撇开我的手跑了。他跑,我追。房子咣得一下子倒了,我和弟弟被压在两块石板子下。

    等到救生员到来时,我们被告知只能活下一个,要妈妈选择。在黑暗中,我等待着命运的审判,生与死,我和他,两个选项。

    ‘救小的——’我的眼前再一次黑暗,我以为我完了,

    等我再次睁开眼时,我知道我活了,可弟弟,妈妈在余震中死了,这道选择题大家都错了……”

    我在一旁听着,记着,可手还是不知不觉地停了下来,开始思考“我们该如何抉择”这个深刻的问题,抉择到底有无对错,我也不大清楚,可谁都要为自己的抉择负责。

    这世上没有章北海,没有东方延续,不,是有的。至少有这样的抉择,我们竭力抉择对自己有利,对大家有利的事情,可到头来,终有一群人会选错。

    等到病人醒来,我有千言万语想对他说,可最后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轻轻的在他耳边诉说:

    “抉择前,遵从自己的内心就好,别人的抉择是对是错都不要介意,因为这是每个人自己的抉择。”

[责编:秋梓]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