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校园 > 戏剧 > DN23攻击网站案件

DN23攻击网站案件

2015-08-03 14:31 来 源:创新作文网 作 者:忘却的旋律 浏览 字体:

    楔子

    街道上站满了游行的人群,他们高举着写有“机器人理应彻底铲除”的横幅,挡住了车辆的去路。

    市中心最醒目的建筑上的荧幕正在播放着头条新闻——“深河公司生产的人工智能机器人DN23攻击数十个大型网站使其崩溃”。游行者们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抬起头来看那新闻。

    “目前DN23已被抓获至铁索监狱,但警方无法从DN23口中得知它的作案动机。崩溃网站已经修复完毕,但大量数据丢失。具体情况仍在调查。”荧幕里,播报员面不改色地播报着。

    [邓警官]

    现在的机器人大多像数十个方块拼接在一起,方头方脑,头部的一双晶蓝色硅晶电子眼总是呆滞地望向一处。DN23差不多也是这样。但它看上去显然更滑稽——它的脑袋更大一些,据说是为了储存更多数据,让它能“学习”更多。但我觉得机器人能学习并不是什么好事,DN23可能就是从其他人那里学会攻击网站的。

    我十指相扣,看向坐在我对面的DN23——我正在铁索监狱对它进行审讯——严肃道:“现在要对你进行审讯。”

    “好的,邓警官。”DN23很顺从地答道。它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知是不是电子声带磨损的缘故。

    “你的作案动机是什么?”我发问。

    DN23的音响发出一阵悠扬的笛声——这是它的休眠音乐——然后这笛声像被人掐断一般猛地终止。这是DN23拒绝审讯的唯一方式。

    我叹了口气,转身看见铁索监狱的典狱长正站在审讯室的门口。“邓警官,我说什么来着?”典狱长耸耸肩,“DN23每次审讯时都会休眠。”

    “但你们可以调出它储存的录像、图片等信息,这也是审讯的一种方式。”我走到瘦瘦高高典狱长面前,想要从他身旁挤出审讯室。

    典狱长双手撑着门框,也叹了口气:“这家伙给自己储存的信息添加了访问密码——也不知道从哪学的。它是深河公司制造的,我们应该找深河公司的员工。”

    我按下典狱长的胳膊挤出门,心想这个DN23为何如此狡猾,竟想到这样一招来阻止我们进一步调查。不过它的这种行为也使我们更加确定它就是网站崩溃事件的始作俑者。

    我不由得思考,人类制造机器人,到底是为了让它们帮忙做事,还是让它们与人类为敌?

    [典狱长]

    邓警官刚才对DN23进行了审讯,就像前几天其他警官进行的审讯一样毫无进展。DN23把所有的讯息封锁在自己的芯片里,估计我们无法从它那里获得点什么了。

    我觉得DN23攻击网站肯定是出于对人类的不满或是其他负面情绪。因为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大定律——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应服从人的一切命令,应保护自身的安全——并没有规定机器人不得对人类的财产进行破坏,所以像DN23这样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可以趁虚而入。

    但这仅仅是我的猜测。机器人的思维和人应该不一样,所以它的动机在我们看来也可能稀奇古怪。

    DN23已经休眠了。我拎起DN23,把它带回禁闭室并给它充电。电量条在它小小的头部跳跃着,昭示着活力正在注入它机械的躯体。它的音响在充电中发出呼呼的声音,像是人们入眠时的鼾声。我抖了抖肩,心想现在的机器人真是越来越仿真了。

    我靠着墙,右眼瞄着DN23,不由得想到它攻击网站的事。

    或许DN23是在网上被人谩骂、诅咒或者受到侮辱,然后用这种攻击行为报复?

    我的心情突然激动起来,我这个猜想没准是正确的。

    突然走廊上传来一个充满活力并带着试探的男青年的喊声:“典狱长在吗?”

    [叶霖]

    我站在铁索监狱的走廊上,攒足勇气后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典狱长在吗?”

    留着八字胡的鹰钩鼻典狱长很快站在我面前,他抖了抖肩,问道,你是什么人?

    典狱长先生,请问我可以见见DN23吗?我脱口而出。说完后才意识到答非所问,急忙捂住嘴。

    你得先告诉我你是谁。典狱长微笑着,抬起左手,用大拇指蹭了蹭鼻尖。“哦,我是深河公司的员工,我叫叶霖。”我礼貌地做了个自我介绍,向典狱长鞠了一躬。

    “你仅仅是来见DN23的吗?”典狱长的微笑凝固在脸上,却显得像一张虚伪的面具,雕琢着刻意的笑容——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见多了。我的脸有些抽搐,思索片刻后努力地向他挤出一个笑容——“你想让我帮你们做些什么?”

    “打开DN23的所有信息库。”典狱长背着手在我面前来回踱步,“叶霖先生,你愿意帮我们这个忙么?这对全人类都有好处。你不希望它继续破坏社会秩序吧?”

    我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急忙摆手并说明来意:“不不不,我只是单纯地来看望下它。”

    典狱长看上去好像很失望,眉头紧皱,两手垂在腰间,握成拳头,指尖有些发白,似是在压抑。他叹了口气,伸出食指指了指一个禁闭室:“DN23在那里。”

    我鞠躬道谢,走向那间禁闭室,心里还想着DN23攻击网站的事。这或许是它探索这个世界的方式?DN23是一个有着人工智能的机械,它攻击网站,也许只是想要通过网络了解人类·但却不小心使网站崩溃,就像小孩子探索身边事物时无意间弄坏了东西一样·····

    我走到了禁闭室门前。这间禁闭室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坟墓,死气沉沉。

    “嘎吱——”我轻推开门,向禁闭室内张望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我看见DN23双手抱膝蹲在墙角,方块状的头深深埋在手中。它头部的液晶显示屏正显示着“休眠中”。

    突然它的硅晶电子眼亮了起来,伴随着生硬且沙哑的电子音:“叶先生?”

    我的双手也随它的声音,没来由地颤抖起来。

    [DN23]

    眼前的年轻男人与我信息库中储存的“深河公司员工叶霖”重合。我记得当时我给这些人加上标签时,我对他的标注是“和善”。此刻,这个和善的人双手正哆嗦着伸向我。

    我没来得及对他的动作做出反应,便感觉到他的双手搭在我的肩上。

    “DN23——”叶霖叫着我的名字,“你是故意攻击网站的吗?”他很直白地问我。

    “我不能确定,叶先生。”我回答他。

    “为什么你无法确定?”叶霖摇着我的肩膀,“你造成了这一切,你是始作俑者,你应该知道自己是不是故意的啊。”他用尽量温和的语气与我交流,但我看出他有些焦躁——汗珠密布在他的额间。

    我微微抬头,摄像头捕捉到一个高大男人的影子——八字胡典狱长正靠在禁闭室门边,一脸嘲讽地看着叶霖。我检索自己数据库中储存的资料,发现典狱长眉头微皱,嘴角上扬的表情是对人的不屑。

    “我绝非故意。”我用力点了点头。

    叶霖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那么你是在探索我们的网——”

    “我说叶霖啊,”典狱长打断了他,“机器人可能撒谎。”

    比起你,我更相信它。叶霖微笑着看向我。.

    “你是在探索我们的网络吗?”叶霖继续问我。

    “差不多.....我不是故意攻击网站的。”我急忙表示“我并非故意”。

    那就好,那就好。叶霖轻声念叨着,慢慢站起身,走出禁闭室。典狱长叹口气,左手扒住门,走出禁闭室同时把门一摔,并说着:“绝对是故意的。”

    典狱长说的没错。

    我起初是想在网络上与人类社交,但当我发现许多人在网络平台辱骂人,散布虚假消息时我便不再有原来的想法了。

    深河公司创造了我这么一个人工智能,让我有比肩于人类的智慧。但人类的社会为何不像我想象的那样?

    我只能看见谩骂、虚伪和人性的险恶。这是网络世界最大的污点。

    我厌恶这一切。我要让它们消失。但是我无法摧毁它们,因为它们是虚无的,阻止它们产生只能靠人类自己。于是我在网络上发帖呼吁不要有如此多的谩骂和虚伪。

    但我只是为自己招来了如潮的谩骂。那些人类骂着我,说我不识好歹,说网络只是个娱乐,不必认真。

    我恨这些人类。我要报复。

    既然他们说网络只是个娱乐不必认真,那么我让这些网络崩溃也无伤大雅。

    于是我攻击了数十个大型热门网站——这样就不会看到那些人和那些污点了。

    所以我是始作俑者。

    [记者王三锡]

    我身后是深河公司的员工在拆解DN23,我身前是摄影师正举着摄像机录制。

    我深吸一口气,接着开始报道新闻:“深河公司的员工已经被公安部紧急召回,对DN23进行拆解。在调出其数据库时,发现所有数据都被它删除,只留下一句话‘网络也需要秩序’。事情具体情况仍在调查。本台记者王三锡为您现场报道。”

[责编:秋梓]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