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校园 > 戏剧 > 台北沉睡了

台北沉睡了

2015-09-24 11:21 来 源:创新作文网 作 者:创新作文网 浏览 字体:

那一年认识的时候,我们都有自己喜欢的颜色,然后恰巧一样。

在意识到,我们已经认识了四年之后,我仿佛做了一个长达三年的梦。这梦,说长不长,如果比作渡过漫漫长夜,那么日光照耀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学生时代将记得你。

原本穿戴整齐去上学的我,在你的第一眼里是个邋遢的人。你走路轻轻地,说话稳稳地,鞋绳干净得无杂色,没指望我们会有多好的关系,只是教室里的借读生很多,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以坐,我才搬凳子坐到你旁边。

你的笔袋精致,毛衣上也有淡淡的花香,太阳晒到桌子上的时候,我在数学老师眼皮底下梦到了你。梦见你不让我抄作业,因为学习的问题起争执而吵架。然后在历史老师口中的1937年,我们一起穿着染上鲜血的衣服去前线参加抗日。醒来,已经到了放学时间,你依旧端坐在旁边,一边认真做笔记,然后转过一脸的鄙夷看我。那些上课我睡着的日子里,你依然离不开我的视线。这些秘密,好像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

后来,我发现我们之间默契的事情并不是很多,你不喜欢在街边吃小吃还总说我厚脸皮,你不喜欢去学校附近的批发市场,说那里有奇怪的味道,还不喜欢早上六点五十那张我没用洗面奶的脸对你说早上好。我喜欢地摊货,你喜欢专卖店,我喜欢英语老师,你却讨厌她叫你回答问题。

有一件事,想了很久。你骗了我三年说要去剪刘海,形影不离的我始终没能见到。

第一次高三毕业的时候,你说要去台湾岛,结果又回到教室去补习了。我们的台北就这么沉睡了。它被搁置。我计划了无数次我们去旅行时应当带着的东西,也都决然的被摆在地上再没有碰过。

经常回到高中的门口,走进三年没换的教室。看着一道温和的光正打在第三排的座位上,然后看见你。这些堆砌的记忆日夜重复,以此常常在一个莫名其妙的瞬间,我们又见面了。这是无法拖延的梦。

时光敢肯定,此刻床上的我一定是呼吸均匀的,不想被吵醒的。

我们每个周六的中午都不午睡,去外面吃小吃、喝奶茶、逛市区、看路人、踮着脚看每个月新出来的电影海报。那是我们高中三年里最美好的默契。默契的每天走同样的楼梯,站在楼上陪我看篮球场那个喜欢的男生,每年做同样的试卷,地理考同样的七十一分。

偶尔发现梦竟然也是有温度的,它会低落到零下冻结。在高三的一次模拟考后,你沉默的表情冷得不可捉摸,像是无法调和的缱绻决绝。我的梦发黄萎谢,如同废纸。直到六月八日从考场出来后,我们也没有再说过话。那一年我毕业了,你却又回到了教室,我才理解当时你的沉默。关于那年高考的题目,我们都写的是对方的故事,然后在考场落泪。所以我就回过头去找你,继续聊我们的天南海北,继续我枕边盛开的梦境。

原本梦的颜色都是脱离现实的,可是,我却越发觉得眼前真实。看着高中用过的钢笔没有墨水了,会想起那本《安塔利亚的河》上还有未干的字迹。那是我们一起买的笔记本。

第四年梦醒时,是真的看到星星明亮而低垂,而我不在那个课堂里。

想念你细瘦的手指修长的手,因为说过要一起去听一场无疾而终的音乐会。主角是你。我喜欢你弹奏钢琴的天分。

至于清凉眼眸,甘甜唇齿,你趋近于清新的笑容,使我渐渐明白为什么我们都不喜欢喝加太多糖的奶茶。因为,我们走了这么远,也只是一声问候,这让人安心,不加修饰。

这个深情的梦,务必要老去才算做的有意义。于是,默默地在梦中静等今年六月,去揭开台北沉睡的眼,完成上一次我们说好的旅行。比如路边那个小窗口透出暗淡灯火,刚好是可以买到蚵仔煎和可乐的店铺。

做这些梦的时候,我是想笑着睡懒觉的,谁也不要叫醒我。让我和她就这么一直不分昼夜的累积记忆。在细腻质感的浅水湾抚摸沙粒,将夏日的午后蔓延出去,造一个白色梦田。然后我替她擦去嘴角的冰激淋,脱下鞋子,将赤裸的脚趾逐节伸展。

此刻的台北还在沉睡吧,也和我一样正用心的在做一件事情,叫做等待。就好像是我和台北一起做着一个安静的梦。

[责编:中华]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