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校园 > 戏剧 > 乘着风儿的裙摆

乘着风儿的裙摆

2015-10-19 16:52 来 源:创新作文网 作 者:萌喵 浏览 字体:

第一章:折翼天使

客厅一片狼藉,破碎的玻璃杯还在往外摻着酒水,空气里是无尽的绝望。桌子椅子各种家具七零八落地倒在地上,是碎了,连同沫怜的心一同碎了。以往风和日丽的蓝天也开始电闪雷鸣,连老天爷都板着脸。苏沫怜一声不吭地扫着碎片,扫着自己的心,把所谓的痛哭流涕调成静音“离婚!”两个字,如同一把利刃,狠狠地刺在沫怜的心脏上,她紧咬着嘴唇,不由得停下来,满心期待地等着下文,她多么希望这只是场玩笑。

父亲怜爱地抚摸着沫怜的头发,愤怒地朝母亲吼着:“不要让孩子缺少父爱!”沫怜的内心打了个寒颤,缺少,父爱......难道母亲真的要和父亲分开?

母亲是个很要强的人,15岁时就和她的父亲从乡下出来这个大城市闯荡,赚了不少钱。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早已不满足于那只够温饱的钱。于是开了一家股份公司作老板,待遇很丰厚。直到母亲嫁给父亲后,她的公司忽然倒闭了,原来是姑姑的澄文公司与二伯的美蒂公司联手将母亲辛辛苦苦投资的股份全买下。母亲束手无策,只好去西餐厅当服务生。而父亲仅仅是个厨师长,在酒楼里做菜,整天带着满身油烟味回来,待遇也并不好。于是母亲总认为是苏家让自己倒霉,所以她只要见到苏家的人都不给好脸色。夫妻俩两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好像上辈子是对冤家,每次吵起来隔壁的人都能听见,还经常遭到投诉。

这次,母亲宣告了离婚,可能这才是她最终想要的吧。沫怜悲哀地凝视着眼前从来没有美好过的一对,满眼都是无奈、寂寞、愤恨、伤感。母亲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双眼一瞪,嚷着:“下午办离婚手续!沫怜,跟我吧。”沫怜摇摇头,她不愿亲眼见到那一幕。她只希望两人能好好商量。

沫怜拖着沉重的脚步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可她一向敏捷的身体不知为什么变得像灌了铅一般,浑身无力。沫怜的肢体不受控制的摆动,她双眼空洞着,思绪飞到十万八千里,她不只一次幻想过,如果父母能够甜蜜地拉拉手,拥拥抱该多好。退一万步来讲,哪怕父母在一起去散步,看电影,沫怜就知足了。———可从来没有过,有的,只是家庭战争。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累赘,她自小学起就多次拿年级第一,考入省级重点中学,踏实认真,人缘极好,成绩也还是稳拿年级前20。死党都说自己是学习机器。自己也从来都没有让父母丢脸、操心过。但母亲从她小学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鼓励的话,只是不停地嫌弃她。倒是父亲永远那么的和蔼可亲,每次对别人都会炫耀自己家的女儿,沫怜睡觉前父亲总要摸一摸她的头发。

不知不觉,一直在被窝里的沫怜进入了梦乡。

等她睁开眼睛,发现父亲一脸愁容地站在她的面前,沫怜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真如此,父亲柔声说:“孩子,我走了,你妈妈已经办好了离婚手续。以后你就随妈妈吧。”沫怜心里大叫“不公平”她很爱父亲,她宁愿随父亲,两个像哥们儿似的去打篮球、钓鱼、登山......

沫怜要掀开被窝猛地站起来,结果被父亲的大手按住了,父亲这次啰嗦了一堆话,要是以前沫怜肯定不耐烦,现在沫怜一字一句耐心地听着,时不时落下两行泪。

母亲从房门进来,冷冷地说:“你应该走了吧,我的限时是3分钟。”父亲可怜兮兮地离开沫怜的床,还不忘回头叮嘱几句。

沫怜大叫:“妈妈!你为啥要夺走我的父爱,你为啥要和爸爸吵架!他得罪你什么了?”母亲的话语,此刻如一块坚冰,那么冷酷无情:“要不是因为他,我的公司就不会倒闭!”天,爸爸只是个厨师,妈妈的下岗却故意和他扯上关系,沫怜一气之下冲出房门。

她坐在亭子里的长石凳上,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着,她并不是一个娇娇女,从来都不会被任何挫折打倒,这次,她真心觉得无能为力。

周围的人都围过来,朝她指指点点。甚至还有干笑声。

“我想要的幸福!你到底在哪?”沫怜的心灵颤抖着。一阵寒风刮过她的耳根。

[责编:中华]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