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校园 > 戏剧 > 郎骑竹马来

郎骑竹马来

2015-11-04 10:43 来 源:创新作文网 作 者:Martea 浏览 字体:

天气好得让人忍不住叹气。五点四十的放课铃声响过已经半个小时,正午高挂头顶的火球,此刻略带柔情,微微红了脸敛了燥气,但还是止不住的,热。

我一直捉摸不透顾言铭的想法,虽然青梅竹马四个字被说多了难免落入俗套,但在父母繁忙工作的情况下,我去作为邻居的他家蹭了十二年的饭,这么死皮赖脸盯着他家不放,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的话,我真的无话可说。

岁月是种魔咒,它吸附在人本体的灵魂上,慢慢溢出叫作习惯的蛊,从习惯他难得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习惯他的眉目如画,到习惯他不动声色地走在我身侧,还有他一靠近,我几乎就能感应到的气息,以及习惯了喜欢这样一个他并等待他给与同等的回应。直到最近林薇的名字,时不时和顾言铭的名字一起出现在我耳中,我才突然意识到,原来这么多年,我确信顾言铭喜欢我这件事,是多么不知羞耻。

合上眼前的书,收拢心情,稍稍坐直,眼前的阳光便被挡了大半,在我面前站定的人缓缓开口:“看完了?”显然已经等了良久。

“嗯。”给了一个懒洋洋的笑,夹在书里的别的班男生传来的情书还是什么,被我不着痕迹往里推了推。

“跟我回家。”这么听来,爸妈又在公司忙。

“嗯,”起身收拾东西时,心里欢喜,打量打量四周:“就你一个人啦?”林薇呢?

“不是··· ”正在伸懒腰的男生缓缓侧身,嘴角有微扬的笑意,心里一沉,紧了紧手里的书包,小心往窗外看去,却听你语气轻快地开口:“你不是人么?”

有小爪子在心尖尖上轻轻挠过。

出校门右拐慢慢走,路边的香樟树把树冠的茂盛不吝啬地打到地上。甜腻的风。有坐在路边卖西瓜的人。我心里憋着股气,不褪温的天气更让我无来由地烦躁。有那么多问题想问你,但又胆怯于你的回答,纠结着呢,就被一只手拎起后衣领,被迫停下来,有些茫然,抬头看到身前直立的树干好笑地和我对望。

低头可以看到你白色衬衫的下摆,你拎着我衣领的手指明明略微冰凉,却让我燥热,从身体里面爆发出来的感觉。

“顾言铭,你···”你松开手没有答话,但我知道你在等我接下去:“···喝酒么? ”喜欢我么,这句话果然还是问不出来。

你未作回答。

“那你知道我喝酒么?”心里带了点小期待的,但是还是没有等到你的回答,已经有点兴趣缺缺了:“那我抽烟么?”

这次你倒是答了:“你抽风。”

很好,干脆利落。

我气炸了,推开你走得自顾自,你没有立即跟上来,大概我用了不小的力气。突然就很难过,转身朝向你,看到你从胸前放下的手,有点控制不住情绪地朝你大小声:“推了你对不起!烦到你对不起!让你等对不起!这么多年我知道我这臭脾气让你烦透了,对不起行了吧!”

你没有接我的话,挑了挑眉,突然有人从后面环住我的手臂,是林薇。她轻轻拍了拍我的背:“怎么就吵架了?好好说嘛。”善解人意,温柔可人。责怪顾言铭的眼神我怎么看怎么像是嗔怪。

我一瞬间有点接受无能,这种情节难道不是八点档肥皂剧里才有的么?正好处于气头上的女主,甩手推开她,让她滚开,严重的再甩她一巴掌,然后收获男主的训斥责怪以及观众的一票同情,这段角逐谁输谁赢一眼看清。然而我杨舒榆从来不是这么天真且无害的人,略微在脑子里转了个弯,突然就想恶心一下这对大家口中的官配。

我拍拍林薇的手,往你那里移了一步:“没事没事,我跟这臭小子从小就这么吵。他老惹我生气,明明小时候从来都是惯着我的,别说什么长大娶我做新娘了,他不把我气死我就谢谢他了。”

说完之后我根本不敢看你,想拉你袖子走,看看旁边一时发怔的林薇,一咬牙,抄起你的手就往前走。你手掌温凉干燥,没握紧我也没松开我,倒是我到了无人处立马松了手,掌心处麻麻的像不属于自己,一边懊悔怎么这么冲动,一边又内心咆哮:“杨舒榆,你丫干得漂亮!”

“我什么时候··· ”你的声音从我背后幽幽响起,凉如水。

“别说话!”我慌忙打断,又想不到理由,终了补了一句:“我在生气。”

顾言铭你竟然真的很配合没再说话。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你这种话被他直接问出来,我不如去死······

然后我就真的很认真在生你的气,一连几天靠着泡面过活,没去你家吃饭,阿姨来叫了几次都被我打哈哈应付过去了。你却跟没事人一样,不用去你家吃饭你也正好不用每天放学等着我墨迹。一连几天的冷战,碰上有姊妹院校来我们学校交流,学校秩序也就格外的好。活动课我拿着水杯去水房灌好水,心想着逛一逛就绕到了校后不常有人的琴房。

从门口往里看的那一刻,我真的认命了。那一刻我宁愿这辈子,都没有走过那条路,没有随意的往里一暼,没有看清自己的可笑。

阳光从西面的窗户里铺到地上,屋内两个相依的人就站在光里,背对着我的那个人,我看了他十二年,略显消瘦却挺拔的背影,此刻正逆着光微微欺身,正要吻上眼前的林薇,或是正在吻上。林薇松松地攀着他的脖子,微微踮着脚,头微侧,看不清表情,空气里悬浮的尘埃颗粒在他们之间流淌,这场景很美,我承认,而这一刻我也承认,我输了,彻彻底底,明明白白。十八年的生命里,我终于尝到锥心刺骨,我小心翼翼呵护了十二年的初恋,我用过的小心机,发过的小脾气,都好像变成了甩在我脸上的巴掌。我不敢喊疼,哪有资格喊疼,我的自以为是已经病态了,自以为时间可以圈住人心,自以为足够讨人欢喜,甚至连冷战都是自以为而已,你在过你无关痛痒的生活,我独自生气。

手中的水杯没有因为这震撼掉在地上,却被我狠狠砸在了地上,粉色的杯身裂开,水淌了一地,里面有人低呼一声,然后是脚步声,我返身往回跑,拼命捂住嘴不哭出声音,逃得慌不择路姿态全无。

在外面晃到九点多,找了个地方,买了一堆酒,没错,之前我鄙视的电视剧里煽情的烂镜头,我学了全套,已经没有眼泪了,我打电话给老爸跟他说他之前提议的出国留学,我同意。我就是为了赌气,就我这英语,哪里能出国,但我知道,你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你能听到,你一直跟着我害怕我把这件事抖给你妈知道,我杨舒榆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个渣,我真想呵呵你一脸。

灌了一瓶酒之后,伸手拦住我的竟然是林薇:“你别这样舒榆,我不喜欢顾言铭的。”

“什么?”我意识有点不清。

“我说我不喜欢顾言铭。”她盯着我的眼睛,略带笑意,这眼神告诉我她没在开玩笑。

我霍一下起身,张口就骂:“我去你大爷的林薇!不喜欢?不喜欢他你跟他接吻?我巴心巴肺喜欢了这么久的男孩子,这么干净漂亮的男孩子,我特么求都求不到,你搂过了亲完了说你不喜欢了?”

林薇有些好笑地看着我,对上她的眼睛,我心里腾起来的火一下子熄了个干净。

“不喜欢就不喜欢吧,也碍不着我的事,我杨舒榆还没堕落到稀罕人家不要的,正好人也看不上我,就是麻烦你们的家家酒,别在我面前办,恶心。”就算迷糊不清我还是在心里帮自己喝彩,硬气!

林薇显然被我激怒了,这么好性子的人都被我激怒了可见我说话有多难听,她脸通红,却慢慢镇定,你看,就这性子,我早输了不止一两点。也不管自己浪费了多少酒了,我起身要走,但整个人昏昏沉沉,头要爆炸,却还努力想要在她面前装出个样子,本以为最起码今天是哭不出眼泪,却没想到一站起来就完全刹不住,顾言铭,你这么好看优秀的男孩子,我放在心里这么宝贝着的男孩子啊,你喜欢的姑娘竟然不喜欢你,她怎么会不喜欢你呀,她怎么能不喜欢你呀。

林薇急着过来扶过我,柔声道:“我们班在琴房排演舞台剧,一个班加外校的一个班都坐在里面呢,被你砸得那一杯子可吓得不清。顾言铭说你一杯倒不能喝酒,让我看着你会儿,你乖乖的先别···啊,终于来了。”

从她说第一句话时我就清醒且全部听进去了,倏的,身上被加了一件外套,我打了个寒颤,原来夏天就快过去了,背上的手换成了另一个人的,加重了力道,有温热的呼吸轻柔且略显急促地打在我耳后,估计是为了取衣服跑了几步。待呼吸平缓了,那人才开口说话:“还出国么?”

本来就没停住的眼泪就更收不住了,声音哽咽:“为什么不理我?”

身后扶着我往前走的人动作略有停顿:“气你收到情书却怕让我知道。”

“我是怕谁误会?你想就这样和我做朋友做多久?!”我火气又有点上来了,甩开你又被你抓牢困在胸前。

“也不会很久了,就这一两年吧,我想说,等陪你长大了,再栓牢你。”你声音里有清晰的笑意,我却更震措。

“小舒··· ”

“别说话!”是的我反应过来了,你在表白,我喜欢的顾言铭,在朝我表白。但是你再多说一句话,我的脸就要爆炸了。说的话挺刚硬,语气早就软绵无力:“我···我还在生气。

我听到你轻笑出声,就这样从背后楼过我:“怎么才消气?”

“亲我一口吧。”我转过身,一瞬不瞬地瞧着你,果然一下子就能看进你眼底,你瞳孔里的那个姑娘一点点放大,到最大,到看不清,我终于满足,头重脚轻的滑下去。但我一点都不担心,有你在身后,那个眉目如画的喜欢着我的你。

真好。                                

[责编:中华]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