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校园 > 戏剧 > 井水的预言

井水的预言

2015-11-04 10:50 来 源:创新作文网 作 者:白狐悠悠 浏览 字体:

镰刀与庄稼摩挲的声响填充着炽热的午后。麦浪里,庄稼人舔了舔干枯的嘴唇—

—最想要的,不过是一碗清甜的水罢了。 

我就是从他们提及井水时,那满足的神色以及绘声绘色的描述中,了解它的。

井,几乎村里每户人家都有,几块砖和着水泥砌成简易的井口,磨圆了的棱角无声地诉说着几代人的岁月。一根粗绳,一只木桶,湿漉漉地站在井边,浑身散发着井水清冽的味道。

幼时,每每从田间嬉戏回来,都能望见那酡色的夕阳里,爷爷微微佝偻的背影,他双手交替着,像一位渔夫张罗着渔网般,缓缓地提着绳子。 

老一辈的人都说,井水是土地最慷概的恩赐。于是,他们干完活后,仰着脖子灌下一碗刚打的井水,砸着嘴说甜。他们用井水为庄稼作一场庄严的沐浴礼,坚信来年能收割一片沉甸甸的金色。

村里还有一口最年迈的井,井口边郁郁的青苔,以暧昧的缠绕姿态,丈量着岁月的年轮。它以造物者般的胸怀,孕育一整个村庄清甜的来源。 

去城里读书的孩子们回来了,试图否定“上天赐井”的说法。然而,村里人的信仰不容动摇,他们在初春时节举行盛大的祈福,为它念诵最虔诚的经文。 当推土机轰隆隆地驶进村庄,金色的田野被染上乌黑的胎印,一舍房屋与一口井的规格被打乱成碎片。人们嗫嚅着的嘴唇急切地寻找井水的味道。然而,他们悲哀地发现,井水不甜了。 

人们在恐惧中深信,这是上天愤怒的预兆。

老井还是那口老井,只是青苔停止了攀援;木桶还是那只木桶,只是不再带来满当当清冽的井水;井水还是原先的井水,只是少了些甜味,多了些柴油的生腥。

井,就是这么一种神奇的存在。它以悲悯的情怀救济苍生,以沉思者的姿态勾勒乡景,以它消散的醇甜,干竭的源头,预言着一个时代的枯朽。艳阳下,它是一方土地被唱响的传奇;骤雨中,它是一段历史被雕琢的墓碑。 

每一口井,都会走向一个或早或晚的终结。它收藏起自身的清甜,预言一场死亡,也预言一场新生。 如今,村里的那口老井早已枯竭。其他的井因与洋房格格不入的腔调,被掩埋了。

后来的人再也不相信井的神圣与庄严。 每每回家,站在宽阔的马路上,去望荒弃了庄稼的田野,和有如荒冢般深邃的老井,都会想到海子的一句诗:“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我再也尝不到那些井水从前甜的滋味,可我却愿相信,相信它如今静默的预言。

[责编:中华]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