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资讯 > 专家说法 > >老广:4万元年薪在广州无幸福感 专家:要端正三观

老广:4万元年薪在广州无幸福感 专家:要端正三观

2015-11-18 09:34 来 源:羊城晚报 作 者:羊城晚报 浏览 字体:

继未婚者最幸福后,广东人幸福感数据又有最新发现:收入较高的人群比收入较低的人群更幸福,但在收入水平超过一定范围后,个人幸福感就与收入无关了。昨天(17日),中山大学心理学系相关调查负责人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继婚恋话题后,该调查小组又针对社会关注度较高的收入问题,从“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数据库中抽取样本进行分析,为钱多钱少的不同民众进行幸福支招。

数据:钱多、女性更幸福

该调查报告负责人、中山大学心理学的黄雅文介绍道,此次分析的样本来自“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数据库中广东省的3801名受访者(男1848,女1953),研究分析结果表明,广东省人口的幸福感平均值为3.59(满分为5分),且收入与幸福感存在正向的相关关系。同时,在年收入4万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分水岭”,即收入较高的人群(年收入>4万元)的幸福感(平均值=3.69)比收入较低的人群(年收入<4万元)的幸福感(平均值=3.52)普遍更高。

“在读取分析数据时,我们发现一个大概情况,就是更高的收入确实能够有效预测更高的幸福感。”黄雅文补充解释道,不过,当进一步研究数据后又发现,“在收入较低的人群中,收入越高幸福感也越高;但是在收入较高的人群中,收入与幸福感的关系就不那么显而易见了。比如对于年收入低于4万元的人群,更高的收入与更高的幸福感相关;但是当个人年收入超过4万元以后,收入的提高便不能再预测更高的幸福感了。”

与此同时,当加入性别、年龄、城乡户口等变量后,收入对幸福感的影响又有不同的变化。据调查数据表明,在受访者中,无论在哪个收入范围内,均呈现女性的幸福感比男性的幸福感高的现象。而在年轻人(年龄小于30岁)中,收入高低对幸福感的影响并不明显,但当进入中年后,特别是步入老年(60岁以后)时,收入更高的人群明显比收入更低的人群感觉更幸福。

“我觉得年老后,手中有钱才感到幸福,是很正常的事,”广州市民黄女士表示,生老病死乃人生自然现象,人到中年、老年,就会出现各种毛病,面对各种危机,“最简单的,收入高低直接关系到有没有钱治病,就算没有生病,钱依然是内心安全感的物质体现。”

老广:4万元年薪在广州无幸福感

就中山大学心理学系做的调查报告,记者在广州街头随机采访了年收入在3.5万元至12万元之间十位市民,对于收入对幸福感的影响,100%的人都认为“收入越高越幸福”。

徐先生在广州一家媒体工作,年收入大约在10万元,他表示,扣除五险一金,每个月到手四千多元。“这收入水平超过了那条‘4万元的分水岭’,但在广州这种一线城市生活,还是捉襟见肘,尤其是对于要养小孩的家庭而言,更是每样花费都要计算到位。收入能提升的话,肯定会更好,起码不用想今晚是和太太到外面庆祝结婚周年,还是(把这钱留)给儿子报个兴趣班。”

受访的十个生活于广州的人均表示,在广州,4万元年薪“幸福感划分线”是过低了。

不过,对于调查报告与分析结果,年收入6万元的广州白领小白则表示大致认同。“数据是广东省的,当然不能只看广州消费来定是否科学,基本上,这个调查结论跟我感觉也是相同的。在一定收入以下的人,仍需要为生活奔忙,当然收入越高,生活越稳定,从而忧虑的事情减少,幸福感增加。但当收入已经足够满足稳定的生活后,人的幸福感就会随着其他因素影响,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钱不成问题了,总有成问题的烦恼,那些烦恼自然就与钱多钱少没有关系了。”

专家:端正三观才有幸福感可言

社会心理学专家邹智敏认为,中山大学心理学系的调查报告具有科学性和较高可信度。就其结论而言,对于收入较低的群体,物质水平、生活条件的提高会成为工作的主要目的,因而收入能有效预测个体幸福感;而对于收入较高的群体,当生活条件已经达到一定水平时,影响个体幸福感的因素除了物质条件之外,可能还包括自主性、社会名誉等其它因素,而不单单只是收入水平。

“从这份数据结果上看,个体年收入超过4万的老年人群体其主观幸福感显著高于收入较低的老年人。这是个很值得关注的现象,老年人由于退出劳动市场,我们前面提到的除收入以外影响幸福感的众多因素,比如工作上的自主性、社会名誉等也都逐渐丧失了预测的权重,这时收入的多少反而更能预测主观幸福感。由此也可见,提高老年人养老福利的确是一件非常重要、能切实提高老年人幸福感的一件事情。”邹智敏说。

据悉,经济学上有个特别著名的现象,叫做“伊斯特林悖论”,是由美国南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理查德·伊斯特林(R.Easterlin)在1974年首先提出来的,即:通常在一个国家(或区域)内,富人报告的平均幸福和快乐水平高于穷人,但如果进行跨国(跨区域)进行比较时,穷国(或地区)的幸福水平与富国(或地区)几乎一样高。这说明影响人们幸福感的因素不只是绝对富裕的多少,而是区域内的相对富裕程度。

邹智敏表示,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追求财富通常不会成为个人唯一的价值所在,在价值观调查研究中,健康、友情、爱情、事业在价值观排序上都会比财富更重要。而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塑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可能才是提高公民幸福感最有效的途径之一。

[责编:中华]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