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校园 > 抒情 > 昨夜无梦

昨夜无梦

2015-12-28 13:02 来 源:中华教育网 作 者:卢丽霞 浏览 字体:

每个夜晚都似曾相识,你在我的脑海从未消失。

异国浪漫的蒙太奇分镜散去,余下的是自己都无法欺骗自己的真相,繁华和辉煌,悲欢和离合,,终有一天,尘归尘,土归土,却还依旧执念。

我难过的是,世事无常,悲欢离合,睁开眼还是辉煌灿烂,转眼就成明日花黄,如果真的可以幸福,可以安稳,谁又愿意颠沛流离?

人生不过匆匆百年,不必那么介意孤独,或许,它比爱要舒服。一个人的日子有一个人的静默欢喜,把孤独的时光用来建造一座内心丰满的城,总有天使会来爱你。

人生或许只需要一场完美的邂逅,便注定从此将如烟火般美丽,天地是万物的旅客,时光是百代的过客,飘忽不定的人生,我的存在,渺如一粒尘埃。在看不到边际的星罗里,卑微而倔强地成长着。

无奈时光如插上翅膀一样匆匆流逝,儿时的希冀,童年的欢歌,已悄然成为我魂牵梦绕的曾经,而今正值豆蔻年华,却唯有赤裸裸的孤寂将我淹没。

季节的风吹来又吹去,窗台的蔷薇黄了又绿,绿了又黄,就这样,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望向窗外,街灯下的霓虹,竟别有一番风味!灯光和花火一起闪亮,引得一拨又一拨人潮的欢腾,浮生背后的眼神,冷漠而又犀利的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一切,不知何时,这种冷漠似乎如利刃般刺痛了我的心脏,曾暗暗告诫过自己,绝不能成为着冷漠组的一员,然而再灿烂的梦想终究要回归现实,就像灰姑娘的梦想只能在童话中完美一样,正如我一如既往的落寞!

是谁说过,孤单是一个人的心事,穿过尘世的纷扰,摘下虚伪的面纱,以优雅的姿态在属于自己的国度里自娱自乐,希冀人生将灿若星辰,纵使会落得个无疾而终的结局,那也该是最甜美的忧伤。然而却不知为何,总会没来由的陷入无尽的想念。

想念是一个很简单的词,既是想念,又是错过。

我明知道幻想是最不可能实现的过往,可我依旧执念,耗尽全部的力气用来幻想,幻想一个不可有的结局。

忘记你需要多久?难道是天长地久?

如果时间会为你倒流,我宁愿回到最初相遇的地点

忘记你需要太久,用一生去寻找;

为什么要用这么长的时间来缅怀你?用那么长的时间来忘记你;

我只是不甘心就此承认,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之一 。

对于没有结果的事,我这个笨蛋依旧记得,那么清晰,无论怎样都忘不掉;

我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里,期待我们的时间线总有一天会重合。

这或许是一个恰好的时刻,室友们都已酣然睡去,唯独我,披衣,起身,看窗外霓虹闪烁,细数过往点滴。

这些年,一个人,一条路,一片天,来去匆匆的忙碌,经历着,也成长着。

有时候,不太喜欢热闹,喜欢宁静;有时候,看到某些相似的身影,就会停住旋转的思路。有时候,我会一个人在灯下走,看着路灯把我的身影渐渐拉长,缩短,再拉长。

或许是某种不确定的因素,让我疯狂思念。思念那些散落的花儿,重游那些久别的地方。思念过后,一切如旧,改变不了过去,看不到未来,仅仅是今天偶然间看到群相册,看到曾经的你,往事一幕幕上演。

我想尽余生的力气,将这永无休止的牵挂优雅的 掷于这场泣血的繁华。

于前生,你的柔情让我无声;于今世,我的硕念只能颤抖在冰冷的指尖与生涩的键盘。

若时间也只是幻觉,不愿孤单的背影落寞的身形再像江湖那么长,相忘于彼年却又相望于此时,一处的泪花还是那么突然就斑驳陈年的别离,模糊着视线陷在那段隔世经年却无人问津的幸会里,轻声道一句,离去的这些日子,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是我反反复复练了好几遍的问候,可事实是,我始终都没有勇气!只是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我们初次的相遇!

相遇也仅仅是偶然,不带刻意,不带因素,不带距离,就这样刚刚好,遇上了而已,渐渐地我开始相信美好,你不在的日子也只是我一个人拥抱寂寞,蜷缩身子与浅浅的回忆缠绵,所有的现实和真实全都化成了一句对不起,确都已来不及,找不到是缱腃还是决绝尽头若云若烟的沧海桑田。我开始相信天的蓝,云的白,就连空气也有着令我贪婪的温度,我开始相信感觉是路过与风景轻擦的痕。

此生的我,只是一片飘零的叶,不断在泛黄的日记里和婆娑文字间孤单成谁也不懂的幽怨。

我开始相信我终日生怕苍老的碎碎念,是你久久誓言折磨自己不愿接受离碎的哀求。我开始相信即便心坠入三千深渊,下辈子还能与你相见;我开始相信,相信一切,相信所有,相信到害怕再去相信。

窗外依旧霓虹闪烁,灯火通明,可我却始终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直至视线模糊到不能自己。

我已看不见依窗落字,指尖印于你眉间的繁华,看不见落魄的风流,叹息着那一记深深的执念。

若,你记不起,我以苍凉的姿态隔着岁月,隔着轮回,隔着仓促的流年。倒回时光,任上一世的爱恋在这一滴泪里永世被悲剧席卷,你的匆匆一眼,便让我落下数不尽的痛,一年又一年被来世荒唐了这一生,眠在下辈子。如若下一世,我定以最美的姿态出现在你的面前。

因为我一直只是一个寡言的人,所以我要为寡言的人辩解,并不是因为我们故作深沉,只是觉得什么时候该凯凯而谈,什么时候该沉默是金,每个人都该活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不是吗?还记得小时候,妈妈带我去看《白雪公主》,之后,所有人都爱上了白雪公主,而我却偏偏喜欢上了巫婆。

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个人,每次想起他的时候,都觉得有一点点心痛,但我们依然愿意把他留在心底,虽然始终都只是一个不可有的结局,还是很感谢我们曾有过这样的开始,感谢你曾在我的生命出现过, 至少我还可以继续。

等待,找一个借口,不离开!

[责编:中华]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