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就业 > 就业动态 > >当年轻人谈论换工作时他们在谈论什么?

当年轻人谈论换工作时他们在谈论什么?

2017-03-03 11:34 来 源:中国青年报 作 者:林智仁 浏览 字体:

  与很多年轻人一样,春节过后,曹志杰的工作换了。过完元宵节,他就踏上了从闽南老家前往上海的动车。

  2015年6月毕业于闽南师范大学的曹志杰原本在老家林业局谋到了一份办公室的闲职。但因为觉得“不能忍受一眼看得到头的生活”,在年前辞去了“铁饭碗”,选择到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面试产品经理的岗位。

  作为独生子,曹志杰在毕业之初也曾觉得,林业局的工作相对体面和稳定,还能照顾到家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很快,他就后悔了,因为“工作内容实在太无聊了”。

  他所在的部门负责一些文件的起草,“基本都是根据往年的材料或者网上的内容进行修改,含金量不高,没什么成就感。”

  春节后,又到了年轻人蠢蠢欲动的时候。今年正月初一至初七,一家招聘网站的页面浏览量较2016年同比增长超200%,移动端数据的用户访问量较去年同比增长188%。

  “现在出去拼还回得来,留下来可就出不去了”

  经济学专业的曹志杰一直都对互联网产业很关注,大学时候他的梦想就是做出几款让别人耳熟能详的App产品。但到林业局工作后,他想和同事或者朋友聊聊这些,却发现找不到这样的对象。“大家谈论的更多是谁买房了,谁又升官了,无聊得很”。

  最让他郁闷的是,年前因为拿水去会议室却没有给部门领导泡茶,背后被领导批评为人处世不成熟,还跟学生一样没转变状态。

  “在这么一个小县城最好的工作就是公务员,但这样的工作没有创造性,还要受到诸多约束,应付复杂的人际关系,心很累。”经过深思熟虑,他觉得还是应该趁着年轻,还没组建家庭,父母身体也不错,自己没太大负担和压力,出去闯一闯。“毕竟现在出去拼还回得来,留下来可就出不去了”。

  他很快找到了几家互联网公司的面试机会。

  春节假期,杨亦雯听到亲友们对她说的频率最高的一句话就是,“别太任性,现实点”。

  就读于上海一所市属大学的杨亦雯在今年的校招中突出重围,击败众多名校学生,拿到了三家上市企业的offer。在他人艳羡“马上可以步入人生巅峰”的赞叹中,小杨却出乎意料地告诉别人,“毕业后要去广州干新闻”。

  父母对小杨分析说,如果去广州的媒体,只能先实习,不能确定留下,并且在这期间产生的费用都得自理。如果去上述3家企业中的任何一家,不管是工资待遇还是发展空间都要远胜于干新闻。

  “但我就是喜欢新闻啊!”面对亲朋好友的劝说,小杨显得很坚定。她对新闻有着近乎狂热的追求,不仅在入学之初就加入了学校的记者团,还在暑假期间自费到北京的一家媒体进行实习。

  小杨告诉记者,她在高中时候就目睹了一个新闻当事人因为报道而重获正义的例子,所以在她看来,“记者并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种职业追求,值得自己在年轻的时候花时间和精力去为之奋斗。”

  “你在大城市挤地铁叫外卖,我在老家有房有车”

  让林晓勇产生放弃北京一家上市地产集团工作念头的,除了每天无休止的加班和令人望而却步的北京高房价,还因为春节期间的一次高中同学聚会。

  正月初四,他在高中同学聚会上遇到了曾经的同桌。这名同桌当初高考落榜,回到老家做起了餐饮生意,如今已经开了分店,当上了小老板,家里不仅有车还有两套房,去年也已成家。

  而他另外一位经常一块儿打篮球的同学,毕业之后考上了老家的公务员,生活无忧不说,还获得单位的重视,得到不少外出学习的机会。

  相比之下,林晓勇就像个物质匮乏初入职场的“小白”。

  同学聚会酒过三巡之后,一位同学开玩笑似的问林晓勇:“你在大城市挤地铁叫外卖,我们在老家有房有车。你说你图的是啥?”

  回忆起当初满怀理想要去大城市证明自己的情景,再看看眼前鲜明的对比,林晓勇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选择。

  酷爱文字的陈晓2014年毕业后选择到一家图书出版公司担任文字编辑,虽然工作内容和工作状态都让自己满意,但春节过后他也不得不考虑换一份“有高增长性的工作”。

  首先让他感到忧虑的是老家飙升的房价。

  陈晓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两年前他离开老家福州时,当地多数新房的价格也就在每平方米1万元出头,尚在可承受范围内。但如今,郊区新房的价格都要逼近每平方米两万元。“工资两年涨了不到1000,房价却已经翻了一番。现在别说首付了,自己连月供都承担不起”。

  他还心疼地发现,父母这两年衰老了不少,而自己一直对父母“早点找对象组建家庭”的建议漫不经心,一年到头也很少回家。

  “完全听从自己的内心?哪那么容易?”陈晓辞去了图书出版公司的工作,又重新拿起了大学期间就读的国贸专业的书籍,准备年后去当地的外贸公司或者银行应聘。

  “理想并非只有在大城市才能实现”

  虽然带着遗憾离开上海返回陕西,但王婷还是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毕竟还能在省会城市西安干着自己喜欢的婚礼策划工作。

  出生于陕西一个小县城的王婷,微信名叫“幸福的小亭子”,她向记者解释,之所以觉得自己幸福,是因为毕业后如愿以偿地应聘到了“充满幸福感”的婚礼策划师的岗位,还幸福地在公司里找到了同是陕西人的另一半。

  在上海待了3年,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由于觉得在大城市的机会和资源更多,去年他们定的目标就是,在上海的郊区买套面积小一点的新房,有了家之后也能更安心地为事业奋斗。

  房价上涨的速度还是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一年前定下的目标如今看来已是遥不可及,加上家里人坚决反对都是独生子女的他们远在上海安家,春节期间,双方再度讨论起未来的规划。

  “上海虽然看上去机会多,但人才和市场的竞争也更激烈,更主要的是,在上海安家的目标至少短期之内很难实现。”王婷分析说,而如果能用原本在上海买房的储蓄到陕西当地买房付首付款,解决了住房这一最大难题的同时,剩下的钱也足够在当地开个婚礼策划工作室,继续干自己喜欢的工作。

  决心一下,俩人都觉得,买房这事儿下手要快,年后便迅速在西安敲定了一套110平方米的新房,并开始为新成立的工作室招兵买马。

  “理想并非只有在大城市才能实现,关键是永葆对生活的好奇心,珍惜眼前的一切,也能在当下找到幸福感。”对于未来的生活,王婷充满信心。(应受访人要求,曹志杰、杨亦雯系化名)

[编辑:李桂(实习)]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本网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