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资讯 > 深度解析 > >乡村教师队伍的“结”该咋解?

乡村教师队伍的“结”该咋解?

2017-03-12 09:28 来 源:中国教育报 作 者:张滢 高靓 浏览 字体:

“乡村教育质量有了显著提高,乡村教师队伍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教育界别联组会发言时,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章义和这样描述自己在调研中感受到的我国乡村教师队伍现状。

2015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随后,各地的地方性实施办法相继出台,并迅速进入全面落实阶段。2016年,章义和对甘肃、云南、浙江等3个省乡村教师队伍现状展开调研,并得出上述结论。然而,他同时也发现,即使在浙江这样的经济发达省份,仍然有一些乡村教师处境不佳,一些乡村学校的教师宿舍没有独立卫生间、厨房、热水,“甚至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

一年多来,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推进究竟受到哪些因素的制约,还有哪些老问题没有解决,又需要怎样从体制机制上进行突破?

待遇倾斜,照顾特殊岗位需求

据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2016年的跟踪调查,《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实施一年多来,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在各方面均取得重大进展。乡村教师工资补贴明显提高,有的省份乡村教师平均每月补贴达到1000元,最低也达到每月400元。不断提高的工资待遇,让很多地区出现了乡村教师“回流”现象,教师队伍得到补充。

那么,待遇的普遍提高是否足以留住老师,尤其是好老师呢?

在全国政协委员、青海省西宁市第十四中学特级教师庞晓丽看来,乡村教师待遇还必须和教师的工作性质挂钩,而非仅仅和地域挂钩。

“别的地方的老师就单纯是老师,农村寄宿制学校的老师是爸爸、妈妈、保姆、司机、炊事员!”调研中,庞晓丽发现,随着近年来的中小学布局调整和校址搬迁,农村寄宿制学校大量增加,中小学生吃、住、学都在学校。由于各地没有配备生活教师的编制,导致任课教师工作量突增。尤其是西部很多地区地广人稀,小学生从一年级起就住校,给教师的教学和生活管理带来很大困难,教师每天平均工作10小时以上,且强度很大。“班主任除了常规教育教学外,学生的吃喝拉撒睡,全要管到位。很多教师不堪重负,想方设法辞去班主任工作。”

和繁重的工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小学教师的教龄补贴和班主任津贴连续30多年“原地踏步”。庞晓丽指出,这两项津补贴还是按上个世纪80年代的标准发放的:教龄补贴——教师在教学岗位连续任职5年起每月3元、8年5元、10年7元、15年10元,10元封顶;班主任津贴——高中每月16元、初中每月12元、小学每月8元。

“在我们当地,吃一碗牛肉面都要9块钱!”在庞晓丽看来,现行的教龄补贴和班主任津贴很难发挥对乡村教师的激励作用。庞晓丽在走访中有一个很直观的印象——不少乡村教师出现了严重的职业倦怠。

庞晓丽认为,要稳定乡村教师队伍,必须在待遇上继续向边远地区的寄宿制学校倾斜。“当然,更重要的是,有关部门要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农村寄宿制学校的实际问题,把乡村教师从高强度工作中解放出来。”

在章义和看来,职称评审也应兼顾乡村教师的工作性质,让乡村教师看到发展的希望。目前,很多地方所谓的“职称评审向乡村教师倾斜”尚停留在纸面没有落实,且缺乏明确的数量、比例限定要求。“在一定范围内的匿名评审环境下,评审委员会的专家们很少会主动向乡村教师倾斜。既有的城乡教师统一考核标准,对乡村教师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更多的工作无法用数字体现。”

全国政协委员、苏州光华集团董事长许华呼吁,应当切实提高乡村教师的整体经济地位、社会地位、政治地位,让乡村教师有获得感。“当各方面待遇高于城市,一定能吸引优秀的教师到农村来,一定能真正把优秀的教师留在农村。”

全科教师,解结构性缺编难题

全国政协委员刘翔说,现在乡村学校的体育课,大多都是文化课教师在教,许多上成了游戏课。刘翔希望,有更多专业的体育院校毕业生去基层、乡村,帮助孩子们建立起对体育运动的爱好和兴趣。

刘翔的建议,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我国各地乡村教师结构性缺编的问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2016年的跟踪调查同时显示,当前各地乡村学校的一些小学科,如音乐、体育、美术、心理等专业教师缺编严重,很多学校无法按照教育部要求开齐开足所有课程。

“农村学校多为小规模学校,严格按照学科门类配齐教师是不现实的。”许华是乡村教师出身,对农村学校的情况非常了解。在他看来,未来进入乡村学校的教师需要具备“语数外通吃,音体美全扛”的全科素养。许华建议,师范教育阶段培养“全科教师”,职后培训阶段实行“一专多能”的培训。

章义和建议,地方师范院校要以教学实践为导向调整培养方案,在专业、课程设置上改变一味专业化的倾向,而设置与中小学教学实践相适应的大文科、大理科专业。“以此避免物理专业教师上自然课而不懂化学类实验规范的现象,让文科教师能准确地对着地图讲授某地地理风貌、矿产资源和历史文化。”

“实践证明,在当前农村与城市教育资源严重失衡,农村教师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培养全科教师是办好农村义务教育的创新举措,也是形势发展的必然要求。”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主席李钺锋建议,为鼓励全科教师安心在农村特别是边远山区小学工作,国家有关部门可以在教师资格类别序列里增加小学全科类别,并将其纳入教师资格考试制度中。同时,还可以制定全科教师岗位和职称倾斜政策,设立特设岗位,对坚持在乡村小学工作的全科教师予以岗位和职称倾斜。

城乡贯通,拓宽师资来源渠道

“学校之间的教师流动只能靠‘挖人’,一级一级往下挖,最后挖空的是农村学校。”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认为,我国乡村学校教师不断流失,且流失趋势很难在短期内得到遏止的主要原因在于——当前我国的教育人才市场过于封闭,缺乏灵活的教师补充渠道。

章义和在调研中也发现,当前乡村教师队伍的整体结构存在两大突出问题:

一是教师总量不足,年龄失衡、性别失衡、学科分布失衡。其中,最突出的是年龄失衡。“在各地政策引导下,乡村每年可以补充部分新入职的年轻教师,但极不稳定,除了早期部分扎根乡村的45岁以上老教师和个别本地安家教师外,绝大多数教师会选择短期内努力通过招考等方式离开乡村。”二是城乡教师双向流动不对等。“流入的通常是刚入职的缺乏教学经验的年轻教师,流出的则是成长中的经验丰富的优秀教师,到乡村学校交流或支教教师的引领作用也不明显。”

要一揽子解决上述问题,除了有关部门切实出台相关政策措施促进城乡教师合理流动,章义和与刘长铭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拓宽乡村教师来源渠道。

章义和建议,突破编制限制,扩大学校自主权。“进一步扩大免费师范生回乡教学范围,加大毕业生回乡服务补偿奖励力度;敞开胸怀,迎接一批有志于投身乡村教育的城区优秀教育人才、各行业优秀人才,为他们创造生活条件。有需要的,可以发放一定生活补助。”

刘长铭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一个可以充分流动的教育人才市场,让教师真正流动起来。当这个市场有效运行起来,政府或热心教育的企业就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为农村学校配置所需教师。

“乡村教师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在我看来,我们的定位还可以更高远一点,我们应该把乡村教师视为乡村文化的领导者,新‘乡贤’。只有他们,才能给因为城镇化进程加快而加速凋敝的乡村带来新的生机。”刘长铭呼吁,应当把真正热爱、真心愿意从事乡村教育的人,不断吸纳进入乡村教师队伍。

“我们要从经济收入、个体价值的认知和实现、个体成长等多方面,通过多种途径解决乡村教师面临的问题与困惑,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加把劲!”对于乡村教师的未来,章义和充满信心。

[编辑:杨璐璐]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本网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