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资讯 > 快讯 > >高校捐款三大问题:谁来捐?如何捐?怎么花?

高校捐款三大问题:谁来捐?如何捐?怎么花?

2017-05-19 11:16 来 源:中国新闻网 浏览 字体:

高校捐款,归根到底三个问题:谁来捐,如何捐,怎么花。专家指出,大额捐款会不会中断成假捐,需要信息公开。

最近有不少关于捐款的消息。

5月3日,浙大接受校友企业上海遂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捐赠,获得11亿元捐款。

5月16日,浙江通策集团向浙大捐赠2亿元,分10年捐完。

巨额的捐款也引发了人们对于大学捐款的关注。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钱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高校捐款还在起步阶段,撇开国内外高校办学体制和社会习惯不同的因素,国外相对成熟的捐款体系,值得借鉴。

他表示,高校捐款的问题,归根到底三个方面:谁来捐,如何捐,怎么花。

问题一:谁来捐

今年初,艾瑞深中国校友会公布的2017中国大学校友捐赠排行榜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全国高校累计接收校友大额捐赠总额突破230亿元,受捐金额上亿的有39所高校。其中清华大学以受捐25.29亿元的金额居首,浙大7.66亿元,居第八。

据统计,去年,全国高校累计捐赠在1亿元以上的校友(含集体)有50多人,清华、北大最多。

熊丙奇表示,目前国内高校捐款主要还是以少数精英校友为主,通俗点说就是富豪校友,普通校友的捐款很少。比如北京大学到2013年,累积获得校友捐赠12.93亿元;但其中,校友黄怒波一人的捐款,就占了10.14亿元。

而在国外,比起富豪的大笔捐款,普通校友的捐款才是大头。同时,他们更看重校友捐赠率这一指标,好的学校一般能达到30%以上,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甚至高达68%,这意味着100位校友中有68人捐款。“而国内的比例,仅在1%-2%。”

他说,比例悬殊当然也有办学体制等原因,但是让更多的普通校友捐款而不仅仅依赖某位富豪的捐赠,应该是今后国内高校捐款的方向。

“捐款比例少,背后的深层原因是目前国内不少大学对于学生培养的忽视,很多学生对大学没什么感情,自然谈不上感恩和回报。”熊丙奇表示,“2010年,高瓴资本的创始人张磊捐了800多万美元给耶鲁大学,而不是国内的母校,当时很多人骂他忘本,但大家都没看到张磊此前创业失败后是耶鲁大学的基金帮他东山再起的。高校在收捐款的同时,也应该问问自身,为学生做过些什么。”

不过,记者了解到,国外高校捐款方式也一直存在争议,最主要的质疑是捐款换录取书。普利策奖得主、《华尔街日报》记者丹尼尔·金在其《大学潜规则》一书中,曾调查“多少钱才能买到一张进入常春藤盟校的门票”。据其调查,排名前25名的美国大学,10万美元是必须的;排名到了前十名,25万美元只是“及格线”,上百万美元也是常事。

问题二:如何捐

长期以来,国内的高校基本都是依靠政府拨款来办学,对于社会捐赠并不太重视。

据教育部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国内公立院校的资金来源中,政府财政拨款的比重在60%左右,有些高校的事业收入占比更高一些。

2013年的官方数据显示,16个省市的32所985高校(全国一共39所)获逾450亿元的资金,其中中央财政专项资金264.9亿元,地方协议配套资金186.33亿元。而在当年,全国高校校友捐赠额为13.66亿元。可见比起拨款,捐款所占比例非常低。根据《中国教育经费统计年鉴》,中国高校在2014年获得社会捐赠收入占总收入的0.54%。

而在国外,比如美国,高校的财政经费所占比例在15-30%,其他几乎都靠捐款。

2015年,财政部、教育部联合印发《关于改革完善中央高校预算拨款制度的通知》,提出中央高校捐赠配比专项资金项目,引导和激励中央高校积极吸引社会捐赠。

此后,很多高校对于社会捐赠的热情高涨。但是因为捐赠体系不成熟,也曾发生过一些争议事件。

比如2016年北京师范大学校友邱季端将其收藏的6000件古陶瓷捐赠给了母校,引发赝品质疑。

同样在去年,厦门大学建南大会堂座椅面向校友认捐。每个座椅认捐费高达2-5万元,引发“天价座椅”争议。

类似事件的发生,也表明国内高校捐赠方式上的不规范,有时也给捐赠者带来麻烦。

不过近年,很多高校对于捐赠的配套工作日渐成熟,各种学校的基金会也陆续成立。同时,借助日益便捷的互联网,捐款变得更加方便。

对此,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现在比较好的高校,捐赠的渠道已比较完备,捐款数额也逐年增长。

记者了解到,截至2016年底,全国高校累计接受校友捐赠总额突破230亿元。

熊丙奇建议,国内高校应该主动改变筹款的思路,不要一味等待土豪校友大额捐款,而应扩大普通校友的常态化捐款。

问题三:怎么花

随着高校捐款的增多,近年来,使用是否透明也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钱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一般大额的捐款,捐赠人都会通过协议指定用途。比如是发奖学金、建教学楼还是投入科研领域。

例如这次浙大11亿元的捐款,根据双方协议,将用于成立“浙江大学遂真产业与金融研究中心”,支持浙江大学人才队伍建设、学术研究、人才培养和国际交流等,首期捐赠1200万元用于设立“浙江大学淳真国际交流奖学金”,定向奖励学校优秀学生开展海外研修、国际交流、联合培养等项目。

但是,一些没有协议规定用途的捐款,其最终流向和用途,有时是笔糊涂账。

熊丙奇告诉钱报记者,目前高校受捐资金的使用没有专门的规定,一般是以《慈善法》和《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等法规进行公开,但是经常会出现滞后或者不够细致的情况。

熊丙奇表示,国外高校的捐款去向都非常详细,因为你一模糊,人们就不愿意捐了。“当然,很大程度上也跟国外高校基金会以做投资为主有关,因为这些高校要靠基金会来赚钱以维持学校的运转,这和国内高校有本质上的区别,国内高校的捐款目前依然属于锦上添花的阶段。”(记者注:国外高校基金会的投资也不是都能赚钱。比如哈佛大学2016财年的投资回报率为-2.2%,还亏了。)

熊丙奇表示,高校捐款的透明化也有助于对捐款者的监督,这几年,分期捐款已经成为大额捐款的主流,一般都是分10年捐款。“第一年捐了,大肆报道,接下去几年呢,会不会中断变成假捐,这都需要给公众交代。”

[实习编辑:李桂]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本网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