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资讯 > 教育人物 > >曹伦华:融合时代来临,人才培养路在何方?

曹伦华:融合时代来临,人才培养路在何方?

2017-08-25 16:46 来 源:中华教育网 浏览 字体:

  从自然、人类和万物中,我们一点点学习并且不断加深理解,我们之所以成为现在的自己,并非天生,而是得益于教育的馈赠。其中,学校所承担的基础教育,则是滋养我们每一个人成长的最为肥沃的土壤。

  当“中国式教育”开始踏上改革的漫漫征途,当国际教育的融合理念逐渐为社会所认可并向往,我们早已开始谈论、甚至培养一批接近教育理想的未来人才。


  未来20年,孩子要面对的世界

  汇丰最新发布的全球调查报告《教育的价值:未来的基础》中显示,中国内地家长对子女教育经费的重视程度名列全球第一,近六成(59%)的受访家长表示,子女的教育经费是他们最不可能削减的支出,这一比例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32%)。尽管明白成长的起跑线不止一条,但深知现代社会竞争激烈与残酷的家长们,还是不免将这份焦虑与迷茫投射在孩子身上,试图通过复制传统的知识训练,搭上通往未来的列车。多少年来,这被认为是一种负责任的远虑。

  但是,世界变化那么快,今天孩子们所获得的训练与成绩,真的能在未来派上用处吗?

  要知道,20年前,中国才刚刚全功能接入互联网,阿里巴巴神话的缔造者马云在推销自己的网络产品“中国黄页”时还屡遭拒绝。而如今,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已诞生许多新兴产业。在今年6月出版的《大学生》杂志中,就提出“新12行”的概念,其中一大部分与互联网有关 。互联网已经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从买菜做饭、到健身旅游再到健康医疗,教育行业也被互联网的发展影响着。

  台湾翻转教学先锋之一,台湾大学叶丙成副教授认为,在未来20年,真正能生存下来的年轻人,必须要有四大能力:会思考、会表达、会自主学习、会面对未知变局。而这,无一与标准答案有关。无独有偶,6月3日,《面向未来:21世纪核心素养教育的全球经验》WISE(世界教育创新峰会)发布了一项研究报告,给予对教育面临的挑战和大量的研究之后,总结出了未来公民所需要的21世纪核心素养:

  1、领域素养:

  A、基础领域:语言素养、数学素养、科技素养、人文与社会素养、艺术素养、运动与健康素养

   B、新兴领域:信息素养、环境素养、财商素养

  2、通用素养:

  A、高阶认识:批判性思维、创造性与问题解决、学会学习与终身学习

  B、个人成长:自我认识与自我调控、人生规划与幸福生活

  C、社会性发展:沟通与合作、领导力、跨文化与国际理解、公民责任与社会参与

  未来的人才,知识只是储备和基础,沟通、情绪控制、责任感等能力和内在素养,越来越被社会所重视。教育承载未来,为了让孩子有更宽广的思维视野、思想视野、文化视野,敢于面对充满未知的未来,我们尤其要关注、研究人才的发展走向,并把学生的今时发展与未来发展打通,这才是教育的大智慧。

  用昨天的眼光看教育,我们可以获得教脉的传承;用今天的眼光看教育,我们或许可以获得教育的务实沉稳,而用未来的眼光看教育,我们一定可以获得教育的自由呼吸和多姿多彩。


  6C理论,人才培养理念新定义

  教育,是以培养人才为方向的。什么样的人能称为“人才”?

  过去,社会对“人才”的判断标准相对单一,只要具备一定的学科能力,会读书、成绩佳、学校好,就会成为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散发无法掩盖的“光芒”。“神童”、“天才少年”等字眼更是常见于报纸笔端,成为励志的样本,引来社会的聚光灯与家长们的啧啧称赞。但是,有不少“神童”在进入大学或走向社会后,却经历了从“天才”到“泯然众人矣”的巨大落差,缺乏自理能力、不善于与他人打交道、只知念死书却不知创新……这难道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成长范本?

  未来的中国和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是仅仅具有一技之长的专业人才,还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综合人才?是视野局限于一时一地的“小人才”,还是能够打通古今、融合中外的“大人才”?是只会服从、被动接受的知识型人才,还是人格完整、活动能力强的智慧型人才?带着这些问题,基于十几年国际教育实践和经验基础,我提出了人才培养的6C理论:

  Creative(创新)

  Confident(自信)

  Caring(博爱)

  Communicative(沟通)

  Cooperative(合作)

  Courageous(锐勇)

  马洛斯说:“教育,就是让一个人成为最好版本的自己。”我们培养的孩子,是适应时代、放眼未来、面向国际的创造性人才,他们应该有创新自由的科学思维,敢于突破常规、打破禁锢、推陈出新,也应该有儒雅谦和的贵族气质与博爱朴实的平民情怀,虚怀若谷,大爱无疆。

  他们应该有独立思考的人格品质,能真实地理解自己与世界的联系,也应该有协同合作的意识,懂得倾听分享,善于创造和谐平等的沟通氛围。

  他们应该有勇于担当的社会责任和理性严谨的法律意识,面对困难,能保持勇往直前的气势、锐意进取的精神和永不气馁的品质。

  我相信,这些能力与学习能力同等重要,它们彼此并不孤立,盘根交错,共同构成了一个人成长的根基。

  这样的人才培养理念,在快而杂的时代节奏下,需要有一颗等待花开的耐心,亦需要对孩子所具有的自我延展能力的信心。校园静读时间、鼓励学生主动参与学校管理、校园四大节活动、开启北川爱心之旅、师生共研课题研究、伊顿X现代领导才能课程……当知识不再成为稀缺资源,学生的健全人格和综合能力成为通往未来的一张门票。

  我们为学生搭建了多样化的平台,开展各方面的活动,并注重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从学习生活的点滴中呵护滋养,培养他们的6C能力,期待他们在走出校园、进入大学和走向社会后,仍用真诚的兴趣和热情面对生活和事业,保持强劲的发展后劲。

    

  中西融合:文化•课程•思想

  •文化融合:在开放中尊重理解

  1872年8月12日,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批官派留学生从上海登船启程赴美。之后,清朝政府每年会派出30名学生留洋,接受新式课堂教育。尽管清朝政府一再声称由国家出全资,但当时京城所有“体面”人家都拒绝将自家孩子送出国门,最后官员们只能在广东等地动员穷苦人家的孩子出国。而在这些穷苦孩子中,就涌现出了包括詹天佑在内的军界、学界、商界等人才,为中西教育的交流奠定了里程碑。

  回到144年后的今天,接受多元化的国际教育已非罕事,中西文化的交融也日益常态化。文化的融合不在于万圣节、感恩节、圣诞节的跟风狂欢,而是要真正把西方的文化思想与中国的文化思想进行融合。这个融合的前提,就是要了解,用对方的思维习惯来说话,得到他们心里的认同,产生共鸣。

  前段时间,我在疏导一个外教的心理困惑,帮助她走出低谷,我给她写了一封信。

  “I feel confident, as both of us know something graceful and spiritual around us. Some words from "My Daily Bread " prove helpful let's read some:

Is anything difficult to Me? Will I fail to keep My promises? Stand firm and keep fighting against your temptation.  Have patience!  Be brave and wait for My grace. Your fears will be conquered by a strong faith and confidence in Me. When you're ready for it,  My comfort and consolation will come to you.”

  这段引用自《圣经》思想的话得到了外教的共鸣,她很快就恢复了饱满的精神状态,全新投入到工作中。

  在我们学校里,孩子的双文化理念培养在日常校园生活中被潜移默化地渗透。外教不仅是教师,还是校园的主人。他们把自己国家的文化引入到校园中,自由地在校园中遵循着自己的民俗习惯生活,老师、学生都非常尊重他们的习惯,并且尽最大可能给他们提供便利。因为只有开放地去感受和接触,才会带来尊重和理解。


  •课程融合:要服中国教育的水土

  初来苏州的2001年,我就在思考如何把国外的课程融入到中国的课程体系中:它既有本土课程,又有国外课程,每个学生都能娴熟地运用英语进行学习,同时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和国外文化,需要主修钢琴,了解国际礼仪等。2006年,小学英特班正式诞生,当时的省教育厅厅长王斌泰高兴地说:“这真是理想的教育。”为了招聘英特班外教,我带领团队不惜远赴新加坡、英国等组织招聘面试,至今仍在英特班任教的Bess就是当年招聘的一个非常优秀的外教,她在中国一呆就是十年。

  特班的成功不仅是在提升英语能力方面,更重要的,我们确实培养了一批特别有自信,特别阳光,有思辨能力,有鲜明个性,视野开阔的孩子。英特班计新格五年级就考入美国小常青藤初中,高宇轩考上了美国常青藤高中,高铭蔚更是以初中生的身份参加大学生演讲比赛,斩获一等奖。

    英特班之后,我们又开设了淑女班,在课程设置上也做了新一轮的创新,增加了舞蹈、钢琴必修课,两位老师坐班教学,从女孩子们的坐立行走、言行举止中规范她们的气质和礼仪。我们在淑女班开设击剑、马术课程,增加她们的勇气和胆识;根据女孩子思维能力偏弱、理科差的特点,数学老师也颇费心思,专门训练女孩子们的逻辑思维能力。当淑女班的孩子们走出国门,到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到德国参加艺术节,在国际舞台上展示风采时,她们果然不负众望,一次又一次给出不同的惊喜和正能量。

  此外,实验班也引入国外教材。作为一所外国语学校,仅仅多上几节英语课是不够的,于是我从美国引进了原版的科学教材。这套教材在10年前的单价就要4万元。当教材从海关运回来时,我发现这套教材竟不是几本书,而是装得满满的9个大箱子。除了常规的课本、记录册和其他一些资料外,居然还有量杯、试管、小铲子、黑豆、黄豆、土壤、肥料等诸多实验仪器和食物。国外教材更注重学生的动手能力和学以致用,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课程理念确实很不一样。我们管这门课叫“双语科学”课,一直延续至今。这在当时的苏州也是首创,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到了初高中阶段,国际课程的延续就是IGCSE、CIE和AP课程班,此外还引入西班牙语、德语、日语、法语等第二外语必修课,所有的中学生都有机会学习第二外语。

  学校还在幼儿园创办国际班,直接引入外教教学,每班一位外教,中方老师配合,深受家长认可。

  于是,在孜孜以求的尝试和探索中,学校的整个国际教育链逐渐形成,这为学校从“零起点”培养“中西合璧”的人才提供了扎实的课程基础和制度保障。

  •思想融合:从实践中探寻教育真谛

  人才的价值观决定了今后国际教育的走向,优质教育资源是整个社会的需求。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城市化发展增速的今天,聪明的政府,往往会先在一座新城中办一所好的国际学校,以此来吸引高端人才和科研机构的入驻,由此带动学校师资和生源的再一次飞跃,以此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去年8月,我辞去了苏州外国语学校校长一职,一切从零开始,我将对国际教育、对优秀人才培养的理念,倾注于伦华教育旗下的四所学校——苏州科技城外国语学校、常熟国际学校、济宁孔子国际学校、义乌群星外国语学校。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我放弃已经成熟、稳定的一校之长,重新开始?原因只有一个,“让更多孩子享受到不一样的教育”。 

  从校长到董事长,渡过了痛苦的转型期,我很庆幸自己还能够继续办理想的教育,也得到了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苏州科技城外国语学校就是一所由政府全额投资建设的新学校,将于今年9月开学。目前,苏科外的新生招生工作已经全部结束。第一年办学,我们就吸引了近2000名学生报名,招生规模是300人,录取比例相当于7个学生中选1个。

  今年是常熟国际学校5周年纪念,就在上个月,学校承办了全国外语学校理事会会议,来自全国的70多个学校代表参会,也是对常国办学的肯定。常熟国际学校用一台精彩的晚会,给社会各界交了一份答卷:五年酝酿“吴之韵”;五年涵养“妩之媚”;五年涵养“五之语”;五年习练“一身艺”;五年践行“圣贤言”,未来共祝“常国梦”……我一直觉得,学生的内涵来源于以下几个方面:学生在各种大赛的表现、在国际领域的担当、在爱心活动中的奉献、在团队中的合作以及为祖国富强统一作出的贡献。

  济宁孔子国际学校、义乌市群星外国语学校由伦华教育派出管理团队进行管理,组织机构重新整合后再出发,目前也是发展良好。济宁孔子国际学校首届初三学生考取当地重点高中的录取率为70%以上,远超过当地最好学校的20%录取率。义乌群星外国语学校在本届全市初三摸底考试中,24门科目取得16科第一的好成绩。

  伦华教育输出管理模式的多样性得到了当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究其原因,是我们不断探索中西融合课程的创新和敢于实践的精神。自然,有好评就会有质疑。在苏科外的招生会议上,当被家长问及从校长转型为企业家后如何平衡教育和利益的关系时,我只能苦笑。我这个企业家,现在的工作紧够自己温饱,苏科外第一年办学至少亏1000万!但是,正是为了教育的公益性,为了更多孩子能够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我才决定自己出来创业。


  国际学校:融合发展路向何方?

  在未来5年,中国国际学校仍将保持较快增长。据中国产业信息网预计,2015年中国国际学校学生规模将达19.98万人,其中国内生源达13.63万人; 2020年中国国际学校学生规模将达31.54万人,其中国内生源达23.88万人。

  如此热度背后,存在着一个基本的问题:学国际课程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给孩子更多选择的机会,让具有不同特长的孩子都能够找到最适合自己发展的途径。

  学校引入国际课程,不是为了让孩子都去挤哈佛、都成为剑桥高材生,“最适合的”才最好,因为每个孩子都有各自的特长和兴趣,或许他不是名校毕业,但是他能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有所发展。而多语种课程、国际课程的引入,为孩子打开另一片广阔的天地。多一门语言,就多一种选择。学校培养的就是能够在不同文化社会中迅速适应的孩子们。

  我们在初中就引入IGCSE课程,它一共有64门科目,中国学生只要考7门就可以了。但我们也将其他的科目引进来,作为拓展学科让学生学习了解。

  不过,部分中国家长对应试教育的功利心态,使得IGCSE的选修科目进展得并不顺利。学校引入食品与营养、教学生烹饪,家长会觉得这跟考试没有太大关系,会减少学生的学习时间等等。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会展示给家长看,孩子们在学习这些“影响考试的科目”时有多么快乐,让家长看到孩子生活能力上的进步,以争取他们的认同。

  曾经有家长公开激烈地质问,如何衡量培养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是否优秀?有没有像ISO那样的产品检测标注来检测学生?其实,教育与工厂最大的不同,就是学校和教师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并不是产品。人的培养不能用一个标准尺度来衡量,社会需要的是一个健康的、积极向上的生命体,身心健康、有所贡献的人,而不是考试的机器。

  尽管当今高考已进行很多改革,但仍满足不了社会的需求。我国高等学校对专业开设的单一、死板,禁锢了学生在大学四年的学习方向。在国内,如果想在进入大学后转专业,简直难上加难,而国家现行的普通高中课程设置,又如何能够让学生在上大学前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兴趣、特长所在呢?而且,我国大学专业设置还存在“一窝蜂”现象,今天热计算机、明天热工程,就一窝蜂扩招,导致4年后人才积压。

  在欧洲,大学生转换专业就非常灵活,而处在基础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的国际学校在努力引导学生发现自己兴趣的同时,也需要有远见地为我们的孩子提供不同的升学选择,尽可能为孩子们量身定制“绿色通道”,以助他们今后的深造。

  在国际教育遍地的今天,有必要借一个契机共同探讨中国教育的走向。中西融合只是国际教育中一个方面。面对着经济全球化的冲击,教育的壁垒已经被打破,在课程高度整合,互联网+模式下教育信息全球化的背景里,国际的教育形式也亟待作出更加领先的应变姿态。


[责编:柯昌润]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