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资讯 > 教育人物 > >潘跃勇:让理想之光照进现实

潘跃勇:让理想之光照进现实

2017-10-26 15:05 来 源:中国网 浏览 字体:

潘跃勇:让理想之光照进现实

(北京水米田教育集团董事长潘跃勇)

虽然年过五十,眼前的潘跃勇却帅气依旧:浓眉大眼,俊朗挺拔,一身浅色系的POLO衫和休闲裤显得很精神。他办公室的墙壁上花花绿绿贴着不少员工的小愿望,采访在一派温馨与安宁中展开。

然而,随着访谈的不断深入,记者蓦然发现,潘跃勇温文尔雅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个不安分的灵魂。

在重点小学干得如鱼得水,同事叹服,学生爱戴,再走一步就是由副校长升任校长、教育局领导的坦途……他却在这当口辞职进国企。

不到四年,嫌日子太安逸,跑去办没人看好的私营图书馆。

筚路蓝缕地把图书馆拉扯到25家连锁经营的规模,他也成了被国家领导人温家宝、刘延东接见的知名企业家。本该春风得意,乘胜追击,却一头扎进当时方兴未艾的幼教行业。

如今,作为拥有45家直营幼儿园的北京水米田教育集团(以下简称“水米田”)掌舵人,他又自封为水米田哈佛摇篮国际小学(以下简称“哈小”)的校长。繁忙琐碎不说,涉足国家明令禁止盈利的小学领域,图啥?

“原来,年少时的梦想从未远离过我。”潘跃勇说。

他生长于山东济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线城市。但你一定知道济宁下辖的曲阜市,那是万世师表——孔子的故乡。37年前,少年潘跃勇到曲阜师范学校求学,隔壁就是孔庙。一次次徘徊在万仞宫墙、大成殿上,他仿佛看到那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在那礼崩乐坏的时代,周游列国,游说天下,欲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既倒。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一个不安分的声音,正穿透2000年历史的迷雾召唤着他:结束中国教育的漫漫长夜,为中华民族的未来做点什么。

天堂应是图书馆的模样

“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哈小的歌德图书馆成了今年山东省的高考作文题!”碰面时,潘跃勇的对白很是符合他新任小学校长的身份。他越过眼前宽敞的红砖路,径直为记者推开歌德铜像后的那扇门——

这个小学图书馆是会说话的。

潘跃勇:让理想之光照进现实

(水米田哈佛摇篮国际小学歌德图书馆)

悬挂的照片讲述着哈小孩子们快乐的校园生活;墙柱上贴着各色便签,道出读者们丰富的内心:许愿的,猜谜的,大发感慨的;主干道上,白色画架展示着一溜孩子们的画作,吐露着他们内心的隐秘;正对大门的报架上,哈小的《青青诗刊》已经所剩无几:“天气,热了。\可蝉儿\还扯着嗓子\卖尽力气唱歌呢。\它们怎么就\不怕哑,不会热?——小种子班杨子涵”……

除了各式各样的藤椅沙发,潘跃勇在这里又安置了小木屋、小阁楼、小帐篷、滑滑梯、鱼缸等;孩子们或三三五五促膝谈心,或躲起来独处,既自由又放松,总能找到一处自己的栖息地。

这是一处真正为孩子打造的图书馆,所有人都啧啧称赞。但潘跃勇在里面走来走去,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如果只开放白天短短几个小时,只有哈小的孩子能够享受,图书馆再漂亮,意义也有限。”他认为,开放才是校园图书馆的意义所在,“一句话就可能改变人的命运,更何况一个图书馆?面向社会开放,这也符合咱们国家教育部的要求。”

对外开放的决定引起了不小的波澜:校园安全怎么办?水电、人工、管理成本哪里来?面对种种问题,潘跃勇见招拆招:钱由集团贴补,至于安全问题,他带记者去看图书馆旁的一扇小门,“白天进出要凭借阅证,晚上我把学校和图书馆之间的门锁起来,读者从这个小门出入。这不就完了?”

还有一些恶意的揣测。“有些人会说,你这是作秀,穷烧包,哪里会有人来!”对此,潘跃勇的处理方式很简单:“这都很正常,听不见就完了。我相信,孔孟之乡不缺读书人,少的是读书的地方。”

在潘跃勇的精心策划下,歌德图书馆不仅推出了读书会、家长课堂、名人讲堂等常规活动,还组织了“每周领读之星”“小小图书管理员”“世界读书日”等创意活动。每周六,还有学校老师驻馆讲故事……不出数月,歌德图书馆已经完全融入了社区市民的生活。

但潘跃勇看着晚归的人们,又开始异想天开:我们能不能24小时营业?

24小时营业!别说是图书馆,就算是书店也很难维持啊!国内的24小时书店屈指可数:北京三联韬奋书店,杭州新华书店旗下“悦览树”……都位于繁华的国际大都市,且有强大后盾。在济宁这个三线小城开24小时图书馆,必定亏本。

但无论反对声如何激烈,直到夜深,歌德图书馆的灯火依然亮着。夜场进馆无须借阅证,还免费供应茶水、咖啡和小点。上完夜班又怕吵醒家人的工人来了,无处可去的背包客来了,深夜失眠的人们来了……这还不够,潘跃勇又主动给全城的出租车司机赠送阅读券,邀请他们来书店歇歇脚,拿本书,好让书香弥漫济宁城。歌德图书馆馆长李子君告诉记者:“潘校长是要为孔孟大地点亮一盏文化的长明灯啊。”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诗意地度过。

不知何时起,哈小在济宁百姓中变得有口皆碑,而这不过是一所刚刚申领到学籍,开学不到一年的新学校。广告能有这么好的效果吗?不!水米田的管理层骤然意识到:原来,歌德图书馆就是哈小最好的宣传,一张最亮丽的名片。

还有更大的惊喜。今年,山东省高考出了这样一道作文题:

某书店开启24小时经营模式。两年来,每到深夜,当大部分顾客离去,有一些人却走进书店。他们中有喜欢夜读的市民,有自习的大学生,有外来务工人员,也有流浪者和拾荒者……

除了“两年”略有出入外,题中的描述都与歌德图书馆惊人地相似。潘跃勇看到题目时,几乎要跳起来:“出题老师肯定来过我们图书馆!”这个史无前例的新闻,让所有人开始相信歌德图书馆巨大的社会影响力。

创业17年,潘跃勇最令合作伙伴佩服的,不是他的经商头脑,而是他的异想天开。CEO王世满半开玩笑地说他“总是从理想出发,却每每不战而屈人之兵”;好友邓艳认为,“他是一个满怀浪漫主义色彩的梦想家”。

每个人都有梦想。但不是每个人,都有逐梦的勇气。

救救孩子

2002年,潘跃勇在济宁市的热闹街区觅得一栋带花园的洋楼。市民们以为又有新馆要开张了。两年前,潘跃勇在济宁市办了一家科教图书馆,开我国民营图书馆之先河,引起轰动。由于理念新颖,服务到位,年接待读者240万人次,相当于整个济宁40万市民人均去了6次。效益骄人,现在还不乘胜追击?

直到看到招生广告,还有人没回过神来:怎么变成幼儿园了?

潘跃勇:让理想之光照进现实

办幼儿园,潘跃勇是认真的。不仅前期酝酿已久,还把手头共有的八十万流动资金,全投了进去。

个中缘由,要从他的儿子说起。几年前,潘跃勇的儿子上了公办幼儿园。结果令他“大开眼界”:原来,幼儿园不是天真纯净的儿童乐园,而是一个融入了世情百态的小社会!至今提起,他依旧愤愤不平:“逢年过节要给老师送礼,不送礼,咱的孩子就容易受委屈。”最让他心里不舒服的是思想控制。潘跃勇双臂抱胸,做出学生上课的标准姿势,脸儿拉得老长:“‘请你跟我这样做,我就跟你这样做’,训得很厉害!这不是我想要的。”

为了给孩子理想的读书环境,潘跃勇曾一家一家地跑幼儿园做比对。“虽然豪华程度各不相同,但本质是一样的,训多训少的区别”,调查结果令人失望,待儿子苦熬到小学,情况没有好转反而变本加厉,沉重的学习挤占了本就不多的父子共处时间。推己及人,全国该有多少孩子在完全不符合他们心性的教育中饱受折磨?潘跃勇仿佛听到了鲁迅在《狂人日记》里的呼喊:救救孩子!救救孩子!

曾经,他为改变济宁市民贫瘠的精神生活而开办科教图书馆,把泡书吧、听讲座、参加读书沙龙变成了市民生活的一部分。创业早期,他靠3000元本金,从一家15平方米的书店做起,颤颤巍巍地搭建了一个阅读梦。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竟然违抗母亲,抵押房子,执意去做“注定赔本”的公益产业。如今,梦想已经触手可及,顺风顺水之际,他却感到了另一个更加强烈的召唤。

作为一名父亲,他总希望为孩子考虑。而作为一名顶天立地的中华男儿,“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孔孟之道已印刻在他的骨血里。救救孩子!——从此,潘跃勇的人生有了一个崭新的教育梦。

也因此,水米田哈佛摇篮幼儿园在成立之初,就展现出它的独特气质。

2002年,正值应试之风愈演愈烈之时,幼儿园纷纷小学化,互相攀比纪律训练和知识教育。万马齐喑之中,水米田却旗帜鲜明地提出“开朗的性格,多元的文化,培养社会小公民”,倡导家长跳出应试的圈子,跳出学科知识来看待孩子的个性和素养发展。

为了切实扭转家长们的教育观,他组织了爸爸社团、妈咪沙龙等系列活动。潘跃勇从不觉得这些是额外的付出,“不要先想我们能获得什么,而要先想老百姓需要什么,这样才能把事办好。”

办图书馆时如是:图书馆仅仅是人们口中“借书的地方”吗?大家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是学习和交流!所以他主动为学校提供“第二课堂”,组织电脑培训班,开办系列讲座。开办幼儿园亦如是:这里不是保姆房,而是育人的场所。所以他利用身份之便,请来成功企业家和台湾的幼教专家做分享,家长们突然感觉到:“原来,孩子应该这样教,幼儿园还能这样办!”

理念落实到实践中,则是对儿童真诚的尊重。“比如庆‘六一’,我们提出‘一个都不能少’,所有的孩子都要上台,每个人都有展示机会。这个传统我们坚持到现在,宁愿做持续的班级展演,绝不做小大人式的个别舞台秀。”2002年空降到水米田的总园长陈亚男说。

潘跃勇至今记得,有一次从北京回到济宁的幼儿园——他尚在为筹备北京的图书馆奔忙,有个家长认出了他。“他和我说,你这是个新幼儿园,老师都比较年轻,环境也在不断完善……”潘跃勇越听越紧张,没想到那个爸爸话锋一转,“但你们的老师实在太好了!‘蹲下来讲话,抱起来交流,牵着手教育’,真是这样!”

这对潘跃勇,尤其是对他的团队而言,是巨大的鼓舞。老师们的良好素养来得并不轻松:所有入职教师必须经过岗前培训并通过考试,“蹲下身来”“露出八颗牙齿”“拥抱每个孩子”等均与绩效直接挂钩。

“刚开始老师们都觉得我们太形式,就是为了罚钱。但你不得不先通过制度来改变行为,然后才能提升到情感。”事情的发展正如陈亚男所预期。当大人为了制度去做这些事情时,孩子却很真诚。看到老师张开双臂,他们会飞奔着扑到老师怀里大喊“我好想你”,师爱就一下被激发了。

其实,陈亚男自己也是被感染的那一个。为了加盟水米田,她直接放弃了部队幼儿园园长的公职。“潘总真的太大感召力了,不断向我描绘他的蓝图。他的梦想很大,居然要把幼儿园做到北京去。”陈亚男好奇潘跃勇怎么会有如此自信,“他说,因为北京是首都,能让水米田产生更大的影响和示范作用。好的教育是不分界限的,北京孩子所受的教育未必比济宁孩子好多少哇!”这个回答,一下子打动了陈亚男。

凭借对教育的信仰和不折不扣的执行力,2010年,水米田哈佛摇篮幼儿园(当时名为“哈佛摇篮幼教集团”)被中国学前教育协会授予“引领中国·十大知名幼儿园”“2010年最具社会知名度的学前教育品牌”“最受家长信赖的民办幼儿园”等多项荣誉称号;潘跃勇被评为“最具影响力学前教育领军人物”。

“很令人惊讶,”陈亚男说,“当初他跟我描绘的那些目标,回头看看都实现了。”

触摸本质

走进现在的水米田哈佛摇篮幼儿园,一个字:静。

没有想象中的喧嚣,老师的指导轻如耳语,甚至不必通过语言:比如在整理教室时,老师会给每张桌子固定好椅子,让小朋友根据椅子的数量和位置,知道这个区域能待几人,应该坐在哪里。

潘跃勇:让理想之光照进现实

整个教室大约有120平方米,配有独立的盥洗室。十几名宝宝,由2名老师和1名保育员照看。教室分为五大教学区:日常生活区、感官区、数学区、语言区、科学文化区。所有区域被半人高的教具架子天然分隔。孩子们坐在不同区域内专注摆弄教具,甚至不抬头看我们一眼。

如果是对蒙特梭利教育不甚熟悉的人,会对这一幕深感震惊。

专注是蒙特梭利教育的核心要义。这位“20世纪最伟大的教育家”认为,儿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内在生命力”,能够自发地沉浸在“工作”中。这里的“工作”特指具有一定挑战性和难度,能激发孩子持久兴趣和专注力的体验性操作。“工作”期间,成人只能在儿童真正需要时出现。比方说,孩子想喝水却打不开瓶盖,大人不该完全拧开,但可以把瓶盖拧松,让孩子自己打开。

所以在教室里,记者看到的是总有一位观察老师静坐一旁,记录孩子的举动。女孩选择了圆柱体插座,一种需要把直径、高度递减的圆柱体依次取出并准确送回凹槽的教具。在送回第三个圆柱体时,她的操作出错了,老师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女孩很快发现最后一个圆柱体怎么也塞不进去,很懊恼。不得已,她坐下来,学习老师的样子检验插座。双手抚摸到第三处时,她发现凹槽里的圆柱体矮了一小截。她突然笑了笑,兴奋地取出圆柱体,与剩下的交换。几乎同时,老师在表格里画了一个“纠正”符号。

每个孩子都有一张专属的工作观察表,内容包括日期、活动、状态等。与之相对应的,是一对一教学计划表,即“一人一课表”。这也就是为什么水米田的蒙氏班可以顺利进行混龄教学的原因:在孩子享受同伴示范的同时,独立的课表保障了每个人不同的学习难度。

在推行蒙氏课程前,潘跃勇曾徘徊了十年时间。

面对教育,他是个极度苛刻的完美主义者,陈亚男说他“执着到偏执”。每年,集团下属的教研机构会组织一批优秀老师,耗费大量精力,编写纯原创的“园本教材”。

市场上这么多教材和课程,难道没有一种能让潘跃勇满意?

因为他有自己的“潘氏”定律:第一要爱人类,好的教育一定怀着对人类的大爱,这是本质;第二要爱孩子;第三要自由,让孩子做自己;第四要国际化。看了福禄贝尔、卢梭、蒙特梭利等人的著作,潘跃勇虔诚地认为,我们应该向西方取经。“最好的幼儿教育在北欧。丹麦是童话王国,芬兰是圣诞老人的故乡。到了北欧,你才知道什么是儿童的天堂。”

十年等待,十年寻觅,潘跃勇也注意到了蒙特梭利教育。出于对宝宝们的负责,他亲身考察了全球各地数十家蒙特梭利幼儿园,最后终于发自内心地认定:就是它了!

2012年,水米田哈佛摇篮幼儿园拉开了蒙氏课改序幕。除了定向招聘蒙氏教育专业的老师,要求所有在职教师必须通过蒙特梭利(中级)教师资格认证(CMS),所有园长、中层管理、骨干教师逐步通过AMS或AMI两项国际证照课程。9个月后,水米田的自由城国际园拥有了第一个蒙氏混龄班。

某种程度上来说,蒙氏课程满足了潘跃勇的所有期待:一百多年来,全世界有几十万所幼儿园使用和研究蒙氏教育系统,足以保证教学质量。蒙特梭利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她避战于印度,受圣雄甘地的影响极深。因此,“爱人类”是蒙氏教育的根本原则,蒙氏教室特设和平区,摆放玫瑰花和温馨的照片。小朋友闹矛盾了,都要来这里说说自己的感受,互相取得谅解。

潘跃勇:让理想之光照进现实

潘跃勇曾经开发的园本课程也没有荒废,反而与蒙氏课程相得益彰。

水米田哈佛摇篮幼儿园始终坚持开设园本阅读课程。书和书架是园中最普遍的装饰品。图书角、绘本架是每个教室的标配。有的幼儿园大厅里,耸立着高至二楼的整面书墙;有的幼儿园围墙就是一整溜绘本架,供孩子们放学后等家长时取阅。潘跃勇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圆他的阅读梦啊!

蒙氏教育鼓励孩子们到大自然中去游戏,潘跃勇也曾为挽救孩子们的童年而开发“水、泥、沙、土、木”自然课程。“在课业压力,钢筋水泥和成人规矩的围剿下,孩子们的童年仿佛一夜之间消失了。风筝呢?蚯蚓呢?萤火虫呢?蒲公英呢?泥巴呢?树呢?”

于是,每个幼儿园都建起水池、泥池、沙池,让孩子过泼水节,踩泥浆,垒沙雕。土是陶土,让孩子们在陶艺中受到艺术熏陶。木是积木,促进孩子的智力发育。所有的幼儿园都遍植花木,豢养小动物。每天的户外活动时间,孩子们总是飞奔而出,喂喂鱼,浇浇花,玩玩沙。

进一步深究,你会发现更为有趣的细节。

水米田的陶土课所用的陶泥,都是“尼山特供”。尼山泥细腻,适于制陶,但这不是重点。尼山原名尼丘山,孔子父母“祷于尼丘得孔子”,所以孔子名丘,字仲尼,后人避孔子讳称之为尼山。它是一代圣人孔子的诞生地。

水米田哈佛摇篮国际小学的每一处角落也都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除了歌德图书馆,学校还建造了李白诗歌馆、孔子国学馆、莎士比亚戏剧馆、莫扎特音乐厅、贝多芬钢琴房、梵高画室、爱因斯坦科技馆、奥林匹克运动广场等。甚至连种的树也要是名木:香樟、桂树、楷树、松柏,等等。

潘跃勇希望,孩子在校园里的每一刻,都能受到人类顶尖文明的滋养。“惠特曼有首诗很著名: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我相信,如果孩子每天都遇见美好,他最终一定能成为美好本身。”

2010年,潘跃勇在济宁市郊投资数千万,建起“水木童话小镇”,名为林场,实际上却是按照儿童农场的思路设计的。从此,水米田哈佛摇篮幼儿园的孩子们真正能以大自然为“第二课堂”了:采摘土豆、劈柴煮饭,在丛林中穿越、探险、过火把节,在沙池、泥地里摔跤翻滚……到了冬天,还可以滑雪呢!

然而谁能想到,这个让潘跃勇倍感自豪的项目至今没有盈利。接受采访的上午,集团还为此召开了内部会议。小镇总经理黄丽敏有些无奈地告诉记者:“和别人不同,潘总种树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看小树长大。他是真的要把这里打造成现实生活中的童话世界。”

这句话说到了要害。从最初办图书馆、办家长课堂,到开发课程、引进蒙氏、投建水木童话小镇,潘跃勇总是朝着孩子的成长需要狂奔,很少计较商业成本。然而,回头看看,他居然神奇地拥有了一个生机勃勃的教育王国,也赢得了鲜花和掌声。

这不禁让我们联想到,凡成大事者,哪个不是奔着远大的目标而去?正是因为他们忘记了眼前的蝇营狗苟,心无旁骛,才轻易触摸到了事物的本质。

最终,潘跃勇这样回答记者:“我相信,只要符合人类的根本利益,有一天它总会盈利,只是时间问题。”

骨子里的爱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熟悉的《上海滩》响起,舞台一角,“许文强”坐着黄包车缓缓登场。墨镜雪茄,举手投足,还真有江湖老大的气派。一开口,熟悉的济宁乡音扑面而来,原来扮演者是董事长潘跃勇!现在回忆起来,许多老师仍直呼“没想到”:“天哪,一个董事长居然在年会上耍宝演戏!”

潘跃勇说自己只是抛砖引玉:“不是要鼓励大家做一个生动的人么?不是要推广教育戏剧么?我总得带头玩啊!”

最近,他力倡学生“做生动、有趣、专注、优雅的自己”。其中,“‘做自己’是最关键的,比取得任何成就更散发出人类的光芒”,而“生动是生命的本质,它的核心是无限热爱生活,对整个人类充满热情”。潘跃勇极具跳跃感地拿脱口秀演员周立波在美国吸毒一事作比。“(周立波)有趣吧?诙谐吧?幽默吧?怎么还吸毒?因为他不自尊、不自爱,没有发自内心地热爱生命。”

他很清楚:要让孩子成为生动优雅的人,先要让老师成为生动优雅的人;他作为校长,更应该第一个成为这样的人,并为老师和孩子们开辟坦途。

潘跃勇先从环境设计的每一个细节做起。

“我们每家园所的装修设计都没有图纸,全都在他脑袋里装着。”曾与潘跃勇一起装修园所的教务主任陈萍说。集团有一所直营园叫“儿童之家”,有向蒙特梭利创办的“儿童之家”致敬的意思。潘跃勇将这里设计成蓝白为主的地中海风格:地板是蓝的、窗帘是蓝的、家具是蓝的,连白色旋转楼梯上的踏布也是蓝的。各种蓝深浅不一,搭配和谐,充满浪漫优雅的气息,显然是下足了功夫。

令陈萍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次,潘跃勇从郊区的家具市场买了一批价格高昂的装饰桌,回来才发现有些高了。潘跃勇想都没想就说:没关系,把桌腿锯了!陈萍听了都替他心疼:“只是装饰,高些矮些关系不大的,但潘总就是想给孩子最好的。”

潘跃勇也极为看重孩子成长的仪式感,因为仪式能营造感人的氛围和场境,在不知不觉中让孩子变得优雅自信。

仲夏的晚上,烛光闪烁,玫瑰铺地,水米田哈佛摇篮幼儿园的毕业典礼正有序进行。所有爸爸妈妈一定正装出席,孩子们郑重地上台,在映着自己巨幅影像的大屏幕前,一个一个与园长鞠躬、拥抱、合影、领毕业证书;再穿上各种职业装,发表关于未来的英文演说。典礼上,园长是最大的“领导”,致辞也很短,因为怕孩子坐不住,但无论台上台下,都有人迸出了泪花。

最后,所有大人齐诵:“神秘而富有力量的大自然……请让孩子要有惭愧自我的反省,请让孩子要有回馈感恩的美德,请让孩子要有正知正见的信仰。”祈愿声中,孩子们放飞了手里的氢气球,夜空中升起数不尽的光点。

幼儿园的各种仪式都是这样隆重而不奢华,孩子是当然的主角,并且依旧关注细节。参与典礼策划的杨柳国际园老师马瑾瑾说:“玫瑰一定要是真的,不能用塑料花。蜡烛也一定是真的。潘总强调,给孩子的东西不能‘假’。”

最近,潘跃勇越玩越疯了。由水米田联合专业机构主办的首届全国儿童打击乐节于6月份刚刚落幕,很多园所还装饰着涂满油彩的锅碗瓢盆,那都是活动的成果。大会整整持续了20天,包括专业的大师班特训营、国际规模的打击乐音乐会,以及孩子们在校园里的敲敲打打。班车上、餐桌旁,孩子们就地取材,抡起小手就能敲出欢快的节奏;音乐教室的角落里,有好几个敲破的非洲鼓还没来得及处理。

一个中年男人、霸道总裁,爱的不是钢琴,不是美声,而是吵吵嚷嚷的打击乐,为啥?潘跃勇特别得意:“别人有的我们不做。孩子们上课上累了,在家里学习学累了,敲敲打打特别好。”当然,他在打击乐节上的开幕致辞可是另一种说法:“打击乐是最贴近生活的音乐,是孩子最喜欢的音乐方式。黑格尔说:只有对音乐倾倒的人,才是完整的人。”让孩子们“玩”音乐,而非把音乐供上神坛——这对于国内逼着识谱唱歌练乐器的音乐课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全新的思路。

行文至此,你或许和记者有了同样的发现:潘跃勇作为董事长,最重要的职责本该是做投资、做战略发展,但他却事无巨细,热衷于一线的教育实践。

我们不禁要追问一句:为什么?

1985年,潘跃勇从曲阜师范学校毕业,被分配到东门小学做教师。不到一年,就评上优秀教师——每个学校只有三到五名,属县级表彰,戴大红花,发100元奖金。评奖由全校近百名教师表决,潘跃勇全票通过,史无前例。“全是干出来的!”他沉浸在回忆里。

第一点是从来不放假。没有周六日,连元旦也在学校里,一离开就觉得无事可做。不仅上着自己的数学课,还兼着语文晨读;有老师找他替节课,“那太好了,你最好明天不要来,下周不要来,课都给我上了才好”。第二点是爱孩子。家长说“潘老师你教育教育他吧”,潘跃勇就把孩子拉到自己家,辅导功课,同吃同住,第二天一早再骑个破自行车晃晃悠悠带到学校。每逢周六日,他带孩子到河堤上野炊,拉手风琴,给孩子唱歌跳舞。第三点是专业上要求上进,说课、公开课、观摩课,能申请的都申请,哪一天不让讲公开课,还觉得很沮丧。

那为何又弃教从商呢?潘跃勇坦言,起初做教师并不是奔着教育理想去的,朴素的愿望是解决农村户口。“我们这一代人没有什么选择,都是干一行爱一行。为人师表,教书育人,不是应该的吗?当时没有觉得自己就特别爱学生了。”后来改革开放,潘跃勇便响应时代号召辞去了公职。而与孩子们在一起的快乐,早已刻进了他的骨血之中。

2016年,水米田哈佛摇篮国际小学成立。潘跃勇自封为校长,兜兜转转,回到最初的起点,却早已不再是那个懵懂少年。“水米田长大了,水米田的宝宝们也长大了,我们能不能给他们再办一所学校?”潘跃勇寻思着,越想越远,“不,不仅要办一所,还要办很多所;不仅要办小学,还要办中学、大学……直到中国的教育生态发生实质性的改变。”

又是一个宏大的目标,但我们已经越来越有理由相信,潘跃勇是敢动真格的。

来看一节课。

“嘘,不要说话。我刚才找到了一样好东西,得把它藏起来。”一上课,数学老师朱大伟戴着黑色的面罩冲进教室,俨然成了鬼鬼祟祟的小偷。接着他披风一甩,再站起来,又变成神清气爽的朱老师:“小偷把钻石藏进了保险箱,你们能做神探柯南,破解密码吗?”这是一堂一年级期末的数字推理课,孩子们的终极目标是通过九宫格,计算出保险箱的“密码”。在学习的过程中,他们不断使用“因为……,所以……”句式整理思路,语言和数学逻辑的密切关系被运用得恰到好处。

这堂风格、方法、内容等从头到脚都迥异于常规的“四不像课”,是哈小“全课程”综合教育实验的一个缩影。2012年,“全课程”一经推广即风靡教育圈,其最大特点就是以国家课程标准为引领,以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为目标,通过跨学科融合的大主题单元的学习,使教育在丰富完整的生活中悄然发生。

这一切都令潘跃勇心动不已,毅然加盟。他早已深刻地意识到,教育不能脱离真实的生活,在做中学,在学中做,远比单纯的课堂学习要丰富、柔软、深刻得多。“十几年前,我提出‘引万物入课堂,以世界为教材’,这不是与‘全课程’的理念不谋而合吗?”

今年的“六一”节,潘跃勇为哈小的孩子们准备了一份大礼——希望他们能与自己资助数年的丽江山区孩子见见面,共度节日。最终,这项活动做成了一系列课程。

首先,全校师生一起讨论:是我们到丽江去?还是邀请丽江小朋友来作客?大家决定先做一回东道主。接着,为了筹措丽江小朋友来济宁的车马费,孩子们还得走上街头义卖。这是真金白银的历练。尹春华老师班上的孩子在人民公园叫卖掉500束康乃馨,筹得善款1255元,看得家长们目瞪口呆!

丽江的10名小朋友在济宁待了整整10天。他们与哈小的孩子们一起参加海洋课程:唱《赶海的姑娘》,玩“江河湖海夏”主题诗歌飞花令,绘制“百米海洋长卷”……晚上,他们和哈小的孩子同吃同住,有孩子在哈小家长给她洗澡时哭了,因为“我没有妈妈,从没有人给我洗过澡”……

这种不同生活背景下的碰撞正是教育的意义所在。因为教育就是帮助不同的个体去认识到各自的不同,让每个人变得更加宽容,能够站在更高的视野上理解自身、理解人类。这也是为什么潘跃勇坚持开放歌德图书馆,坚持举办国际化的儿童戏剧节、打击乐节的原因。

2017年初,在哈小首个期末家长会上,面对家长们的掌声,专家委员们的肯定,见惯了风风雨雨的潘跃勇不禁热泪盈眶,不少老师也潸然泪下。

“全课程”作为一项重构整个学校课程框架,覆盖全部学校生活的大改革、真改革,必然也是潘跃勇及其团队的一项大挑战。无数个夜里,老师们挑灯夜战,备课、说课,为一个创意激动不已,也为一个教学细节争得面红耳赤。再加上哈小还面临着开学后整整18个月没有学籍的困境——潘跃勇和每个老师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你看孩子们的英语讲得多好,孩子们的表现力多强。这么大的进步,谁看了都掉眼泪。”他说。个中滋味,不身在其中,旁人难以体会。

人在中央

六年前,正当潘跃勇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之时,命运的重拳击中了他——相濡以沫、恩爱有加二十年的妻子因肝衰竭突然昏迷。潘跃勇连夜把妻子从山东送往北京。坐在救护车后座上,他紧紧抱着妻子无力的身躯,到医院时,双手已经麻得无法动弹,颤抖不已。三天后,潘跃勇的妻子终于被抢救过来,但也被确诊为肺癌。

当看到妻子切下的50%左肺叶时,潘跃勇的泪水夺眶而出。他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质疑:人生的真谛到底是什么?

曾经,他觉得男人的责任就是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永远在为事业奔忙。为了给自己加油鼓劲,潘跃勇和早期团队的每个员工都熟背励志经典《羊皮卷》。“方法总比困难多”“坚持不懈直到成功”“谁也阻挡不了我前进的脚步,除非我放弃”成了他的口头禅……

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妻子突发恶疾,他才骤然发现自己除了事业,已经错过太多值得关注的人和事,错过了许多需要自己关心的人。照料妻子,陪伴儿子,家庭旅行,从读《论语》到读《庄子》——潘跃勇试着慢下来。

他也不再让员工站到台上大喊励志语录,“如果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我又凭什么认为我的员工想要?如果我的员工不能拥有一个丰富完整的人生,他们又怎么给孩子完完整整的爱呢?”所以他告诉员工,“最大的成功是幸福的家庭和健康的身体”,无论多忙,加班一定要调休。

他举办旅游、徒步、体能训练营,禅院度假等工会活动,帮助大家调节工作的节奏,给平淡的生活制造惊喜。其中,“神秘Buddy”是最受欢迎的活动:在每学期的全体会上,每个人抽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着本单位任意一人的名字。你抽到谁,就是谁的“神秘人”。

潘跃勇的秘书寇春华抽到过厨师长,展开纸条的那一刻,她甚至不知道这是谁。“后来,我知道厨师容易得颈椎病,就买了个护颈枕送给他。”因为担心被本人发现,她给礼物贴上名签,放在校门口的桌子上——这也是在活动中自发形成的办法。

活动会持续一个月。有的人每天给他关心的人送早餐,有的人会搜集那个她从结婚到怀孕后孕肚变化的照片,做成海报送给她……答案揭晓时,会感觉“大家都成了家人”。

然而,事实还有另外一面。

就在记者等待采访的短短5分钟里,潘跃勇接了两个电话,接待了三拨人。他每天大概睡五六个小时,除了步行1万多步上下班,没有其他养生方式。只要身在济宁,一定每天7点前到达学校,在校门口迎接老师和学生:“看到孩子们阅读嬉戏,我会油然而生一种幸福感,这和看到小树成长的幸福感是一样的。”

看来,为了可爱的孩子们,潘跃勇终究还是不能安分“养老”。哈小的副校长赵亚说:“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潘总有时候就像绘本里的那个犟龟陶陶,谁也挡不住他前进的步伐。”

不知,在未来的某一天,是否也会有一个盛大的庆典,像等待陶陶一样在等着他呢?(《当代教育家》记者 束晨晨)

潘跃勇:让理想之光照进现实

简介:潘跃勇,北京水米田教育集团董事长,济宁水木童话小镇董事长,北京青联委员,北京民建会员,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委员会副理事长,北京济宁企业商会会长,济宁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北京大学EMBA,北京大学MBA特聘导师,山东大学兼职教授。中国首家民办图书馆创始人。

所获荣誉

2004年:哈佛摇篮幼儿园宝宝受到温家宝总理的接见

2005年:作为哈佛摇篮幼儿园的创始人,受到刘延东、刘琪等国家领导人接见,并荣获“北京十大创业青年”称号

2005年:被文化部和中国图书馆学会授予“全民阅读推广贡献奖”

2006年:被授予“北京文明之星”称号

2007年:被聘为“北京石景山预防艾滋病形象大使”

2007年,被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特聘为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

2007年,参加央视“赢在中国创业大赛”,并进入108名

2008年,被聘为北京大学MBA导师

2010年,被聘为国际YBC中国青年创业导师

2010年,被中国幼儿教师协会、北京师范大学等机构评为中国幼儿园功勋人物

2010年,作为中国幼儿教师代表环保大使参加南极环保之行

2010年,步行66公里,穿越长安街,向全社会宣传低碳生活。

2013年,济宁水木童话小镇被评为“全国十佳苗圃”。

2013年,济宁水木童话小镇被评为“山东龙头企业”。

2017年,创立中国首家24小时校园社区图书馆——歌德图书馆。

2017年,当选北京济宁企业商会会长、济宁民办教育协会会长;

公益事业:

1.1999-2008年,创办25家首家社区图书馆;

2.2007年:被聘为“北京石景山预防艾滋病形象大使”;

3.2010-1017年,捐助云南丽江永胜县东安小学,嘉禾小学,在云南捐建图书馆,学习用品共计120余万元;

4.2011-2017年,每年招募2名志愿者前往青海堪达佛学院,传播汉学文化;

5.2010-2017年,在北京、山东带领着水米田人坚持连续多年“新年长走”感召社会各界人士“热爱地球,低碳生活,美丽中国,传递正能量;

6.2010年,作为中国幼儿教师代表环保大使参加南极环保之行;

7.2010年,在北京、山东又开辟了一个新天地,种下了几千亩地的红枫树,为集团的孩子们创造了又一个童话园林;

8.2015年,开展暖阳爱心行——“关注贵州留守儿童”;

9.2017年,创办首家24小时校园社区图书馆,成为2017年山东高考作文素材。


[责编:柯昌润]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