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资讯 > 教育人物 > >作业帮CEO侯建彬:做好在线教育需要找准“圆心”

作业帮CEO侯建彬:做好在线教育需要找准“圆心”

2018-05-16 14:17 来 源:时尚周刊 浏览 字体:

互联网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席卷而来,各行各业莫能避之,这其中也包含了教育行业。然而对于教育行业来说,互联网等技术究竟带来了什么?在线教育中教育与科技又是一种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在搜狐科技官方出品的首档直播辩论类视频节目《座客》中似乎找到了答案。

“在线教育是教育先行还是科技先行?”,本期节目中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建彬与中信建投首席分析师陈萌就该辩题进行了精彩激烈的讨论。此次的辩论中,侯建彬毅然站在了“教育先行”的一边,提出科技是教育的催化剂,陈萌则举起了“科技先行”的旗帜,认为在线教育不同传统教育应是科技为先。

在侯建彬与陈萌一来一回 “唇枪舌剑”的辩论中,在线教育到底是“教育先行”还是“科技先行”也逐渐明朗化。那么,在线教育的发展道路上,“教育”与“科技”究竟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先行军”呢?

无教育不科技

其实,不管是脱离“教育”还是脱离“科技”单纯谈论在线教育都是一个伪命题。在线教育本身就是教育与科技的融合体。这个道理陈萌懂,侯建彬更懂。那他们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精力来争论“在线教育是教育先行还是科技先行”这件事呢?理愈辩愈明,也正是这个道理,在线教育的本质、科技对教育的意义在这场辩论中逐渐“浮出水面”。

在侯建彬与陈萌的辩论中,有这样一个精彩的环节。当陈萌提出: “没有互联网,怎么做教育?”的疑问时,侯建彬给出的回答是:“如果没有教育,互联网和技术又能发挥什么作用呢?”这一问题确实发人深省。

“科技在在线教育发展的过程中更像是催化剂的角色,而教育才是主体。没有催化剂,化学反应也能产生。只是速度会慢一点。催化剂只是提升效率,并不妨碍反应本身和主体。所以我们讲在在线教育行业中,老师、学生、内容、教研教学间的关系应该是主体,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是催化剂。技术的存在使反应更快,更高效。但是并不会改变主体作用。”侯建彬用一袭比喻形象展现了他对在线教育的独到见解。

纵观教育行业的发展也不难发现,科技历来都在促进教育的发展。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再到今天的人工智能时代,在每个阶段,互联网都在不断改变着教育教学。在PC时代,大量知识实现了在线化,使知识的传播变得更加便捷;在近10年,移动互联网带来了泛在线化学习的革命,使用各种移动终端,手机、平板和各种各样的智能硬件就可以实现随时随地和相应的学习服务。

然而,不管科技如何进步,在线教育以“教育”为核心的根本却始终不会发生改变。 “教育”是圆规画圆时立住不动的圆心,而“科技”则是圆规上那只可以张开的脚。“教育”与“科技”合力画出的圆才是“在线教育”最完整的样子。圆心决定了圆的位置,脚的长短决定了最后画出的圆大小,没有谁更重要。但在画圆时,需要先确定的必然是圆心的位置。因为圆心一旦错了,画出的圆再完美也不是“教育”的样子了。

正如侯建彬所说,教育不仅是先行,还是技术的灵魂,在线教育中没有教育的技术犹如无源之水。在线教育只是教育的一种形态,科技的发展塑造了这种形态的出现,但自始至终在线教育都是以教育为核心做出的延展。

科技和教育势必呈现出一种双向的关系,一方面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直播、短视频、VR等技术正加速在线教育的落地,另一方面在线教育对教学质量的需求越来越高,反向推动技术的发展。而打破技术拐点,为更多青少年带来优质教育资源的,无疑是那些真正关注教育本质的企业。

教育行业需要“做重”

科技强调日新月异,但教育却需要审慎前行。

教育本身其实是一件责任重大的事情。教育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它的社会属性和公益属性非常强。教育改变的是一个人的生命轨迹,是一个家庭的成长经历,这也使得教育行业容错率非常的低。教育是经不起试错的,孩子的教育更是没有回头路可走。对于在线教育企业来说,教育+科技这条路该如何走?

“教育的本质是帮助学生成为一个全面而有个性,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人。在线教育企业更是应该顺应时代变化,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解决个性化教学、优质教师稀缺等问题,让教育实现‘因材施教’。”侯建彬坦言。

也正是基于“以人为本、教育先行”的理念,作业帮选择了一条“做重”的道路,利用科技不断打磨产品和内容,让优质的教育真正触手可及,落实普惠教育的思路和理念。

作业帮是一家典型的教育科技公司,目前作业帮提供的所有服务都需要大量技术的支撑,包括强大的OCR(图片识别)技术、智能检索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等技术。同时,作业帮也更是一个教育公司,坚守教育本质。

如果没有教育的灵魂,科技即使应用在教育领域,也无法传递教育的真谛。以图片识别技术为例,其实这在很多领域都有应用,最常见的就是用于车牌识别。图片识别技术可以识别车牌,那么用来识别习题也是一样的道理。但当图片识别技术有了解题这个新的应用场景时,事情开始有了不同。

为了更快地给急于求解的孩子们提供解题思路,作业帮斥巨资加码研发,将行业8到9秒的拍照搜题效率提升到了1秒,实现秒速反馈搜题答案给用户,精准、快速地帮助学生解决学习难点。同时为了加深学生对疑题的理解,拍照搜题后作业帮还会推荐相类似的习题给到学生,力求实现举一反三。

“嫁接在教育之上的技术才有用武之地,犹如宝剑在高手手中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科技之于教育也是这个道理。我们正确利用科技,为孩子学习、为教育本身带来了实际帮助和促进,也为我们赢得了口碑和市场份额,更重要的是获得用户的信任。”侯建彬如是解释作业帮大受用户欢迎的“秘籍”。

在作业帮,教学教研人员每天想的都是怎么呈现更好的内容,怎么实现更好的教学效果。也正是这近乎于变态的执着,使得作业帮打造了一批又一批教研课程中的精品。很多学校的老师也会通过作业帮进入其他教师的课堂,学习作业帮上老师们的教学方式,进而提升自己的教学水平。

 “做重”的布局方式也让作业帮收获了丰厚的回报。截至到2017年11月,作业帮平台累计用户数高达3亿,月活跃超过6000万。在近期猎豹全球智库发布的《猎豹大数据2018Q1排行榜》中,作业帮继续蝉联在线教育K12类app排行榜榜首,周活跃渗透率(周活跃渗透率=app的周活跃用户数/中国市场总周活跃用户数)高达4.1277%,用户活跃度逼近微博。“每三个上网的中小学生中就有两个在使用作业帮”。


[责编:柯昌润]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