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资讯 > 教育人物 > >云南乡村教师一个人教20名学生,还卖牛掏积蓄建了两间教室

云南乡村教师一个人教20名学生,还卖牛掏积蓄建了两间教室

2018-08-02 11:01 来 源:都市时报 浏览 字体:

李光友在打下课铃 本文图片均来自都市时报

“铅笔、小刀和橡皮擦都要带着来。到时候外面来的监考老师和我一样,你们不要慌,慢慢地做。”7月4日下午1点,李光友站在教室前排沾满黄泥的水泥地上来回走动,见有学生不专心,他伸手使劲敲了敲黑板,吸引学生的注意力,重复叮嘱将在6日早上进行的期末考试注意事项。

53岁的李光友是昭通大关县天星镇中心村白家坪苗寨“黄连小学”唯一的老师,他所在的教学点也是天星镇现今仍保留着的4所有代课教师存在的校区之一。9个孩子4女5男,就是这所学校的全部学生。

40多年前,7岁的李光友和讲台下的学生一样,用一样的课桌椅,看着同一块黑板,听着同一个上课铃用手敲击出的声响。不同的是,40多年后,还是那个教室,已经从瓦房变成了水泥平房。而这房,是李光友自己出资亲手建的。

李光友掏钱盖的两间教室。水泥平房,占地60平方米

“这是为了让学生

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场所”

到现在,新教室已经用了近一年。2017年的冬天,当地政府还为教室安装了两台空调用于取暖。

在2017年9月1日之前,黄连小学学生的上课条件在外面的人看来,确实像黄连一样苦。

地图导航显示,从天星镇到黄连小学最近的路线有10多公里,车程只需半小时左右。但这是条狭窄崎岖的山路,又值雨季,山体滑坡频发,路上积水又多,车轮时常陷入泥坑,行驶时间多了3倍不止。

由于实在不便外出,白家坪苗寨留守在家的老年人和幼儿很少离开村庄。有人发现其中的商机,每隔几天就开着面包车运来水果、零食和生活用品,把车往黄连小学前方的平地上一停,打开扩音喇叭,这里就成了一个临时集市。

连接苗寨与黄连小学的这条公路是近两年才修建好的。虽说是条公路,但其实并不好走。下雨天,路面上的稀泥多得能盖过脚背。但正因为有了这条路,黄连小学也才有了今天的新教室。

53年时间,自己在这条路上往返了多少次?连李光友自己也说不清。他只知道在这条路上走“曾经是为了求学,而现在是为了教学”,人也从当初的粉面孩童变成了今天的白发中年。以前是为了自己,现在是为了孩子。

2017年4月,考虑到小学一年级新生5个月后就要入学,期间还要迎接寒冷冬季的考验,李光友卖掉了家里的3头牛,取出80多岁老母亲的养老钱和他此前外出务工4年攒下的积蓄,共5万多元,“自作主张”在大关县天星镇中心村白家坪苗寨建了两间教室。这两间教室占地60平方米,水泥平房,目前容纳了9个一年级学生和11个幼儿班学生。

“这个,是为了让学生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场所,能好好上课。”李光友说。

2017年9月1日——李光友牢记着这个新教室投入使用的日子。在这之前,黄连小学的校舍只是一处破旧的活动板房。在天星镇中心学校张副校长的记忆中,最早,黄连小学是土木结构的瓦房,2012年9月7日彝良地震后,瓦房被鉴定为一级危房而拆除,后来由当地教育局牵头,在原址搭建了活动板房作为黄连小学的临时校舍。

说是“临时”,但校舍一用就是4年多。活动板房四周接口处开裂、外翻,四面漏风,雨季漏水,学生在里面无法安心读书。看着年幼的学生受苦,李光友心里很不好受。有人建议他先钉一钉板房的那些挡板。“将就着用用,等国家扶贫政策落地,苗寨易地搬迁的新房建好了,学生们就可以搬到条件更好的教学楼里上课了。”但李光友觉得等不了那么久。自那时起,“为学生建个新教室”就成了他的一桩心事。

到现在,新教室已经用了近一年。2017年的冬天,当地政府还为教室安装了两台空调用于取暖。蓝色活动板房废弃了,但李光友没舍得扔,他把它们拆成了小块儿,搭在教室的顶上。

李光友在给学生上课。一只狗悠闲地逛进教室,伴随着朗朗的读书声席地而睡

“那个时候

教课一学期才有2000元工资”

由于苗寨语言环境特殊,难住了不少外来的授课教师。4年时间,14名公办教师全部离开。

李光友是个“恋旧”的人。从1991年起,他就在苗寨担任代课教师,土木结构的老校区拆除前,他把能够再利用的窗框、门、桌椅、铁质的手敲式铃铛、黑板全部搬回了家,去年建房时,他将这些能再利用的东西又原封不动地移了进去。李光友一直觉得,这些老物件是黄连小学的历史见证。“每次看到这些课桌,我都能回想起小时候教过自己的老师,回想起我曾经教过的学生”。

身在苗寨,李光友认为,自己作为老师,应该担起传承传统文化的责任。2017年秋季,想起进城培训时听到的一句“自己民族的文化不能丢”,李光友决定在一年级新生的课表中单独列出一节“苗文”课,每周四下午准时开课。教课时,他会先按书上的读法教一遍汉语,再把汉语翻译成苗语,让苗族孩子看到汉字就能联想到苗语中对应的事物。

实际上,在苗文课单独列课之前,李光友一直都在苗寨用苗、汉双语教学。一方面,“双语教学”可以帮助汉语说不好的苗族孩子学汉语,等他们小学三年级升入寄宿制教育的村完小时,就能迅速适应普通话教学。“以前在苗寨,很多人因为听不懂也不会说汉话,到了医院找医生,连自己的病情都讲不清楚。我教学生学普通话,起码能让这些家庭有个到了医院能识字、能带路的人。”另一方面,他也希望孩子们把苗语继承下去,不要忘记。

由于苗寨语言环境特殊,难住了不少外来的授课教师。以前,黄连小学是一所完小,学生人数最多的时候曾有200多名。1995年,当地教育局为提高黄连小学的师资水平,从外面调来14名新教师;而李光友只有初中文凭,由于文化水平达不到要求,他当年7月离开了学校,外出务工。“当年离开岗位,我不难过。只要学生学得走,我就很开心。”

但,当地在实际教学过程中发现,公办老师由于语言不通,日常教学根本无法正常进行,只能请苗寨里的一些初中以上文化的青年来学校当助教。李光友在外打工4年回来之后,他发现调来的14名公办教师已经全部离开了黄连小学。

大山深处留不住年轻教师的心,低薪和艰苦的环境成了他们离开的理由。李光友的侄儿媳妇有高中文凭,也曾受聘于黄连小学,教过一段时间的书。但由于条件艰苦,工资低,正常生活开支都无法维持。2012年,临产的她与李光友商量,让他暂时接替自己的职位授课,李光友答应了。

“那个时候,代课老师教课一学期才有2000元工资,还不如外面打工一个月的收入高。而且这份工资还得等到教完半年的课程,才领得到。”相比在外务工、年收入数万元的村民来说,李光友在校教书所得的8440元年收入还不及他们的一半。迫于生计,李光友也曾想过打退堂鼓,但思前想后,他还是觉得不能放弃。“我走掉了,学校肯定会因为少了一个老师而重新作教学调整。”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除了9名小学生,幼儿班学生有时也会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

“不想当领导

就想当老师、医生,或者放牛”

李光友喜欢和学生们谈论理想,希望孩子们从小就有目标。“关键是要鼓励他们好好读书。”

2012年,随着“撤校并点”政策的实施,黄连小学也在撤并名单之中。但考虑到一、二年级的孩子太小,且需要汉语、苗语结合的双语教学,镇中心校决定,把一、二年级暂时保留,黄连小学也因此而继续存在着。

现在,在黄连小学就读的9名学生中,7人是苗族。李光友不仅要承担“双语教学”的额外工作,教学中还时刻提醒学生们彼此要平等对待,要团结,要相互照顾。“我经常和学生说,不管去到哪里,大家都要团结起来,不能打架。以后升学了,出去了,陌生的环境下大家也有个照应。”每周五的班级周会上,李光友都会花时间给学生们讲些人生的道理。

教学中,李光友还喜欢和学生们谈论理想,希望孩子们从小就有目标,要为未来做打算。“关键是要鼓励他们好好读书。”在他印象中,相比城里孩子提的“长大后要当科学家”“想当宇航员”之类的目标,黄连小学学生目标更“接地气”一些——

“我长大以后想当服务员。”

“我想当司机。”

“老师,你觉得当裁缝好不好?我长大了想做衣服卖。”

……

“不管你做什么,只要做好事就行。做有意义的事。”李光友觉得,给予学生足够的鼓励很重要,他从不打骂学生,也很少给他们泼冷水。有学生提出,想造一个可以帮人刨地干农活的机器,李光友告诉他,这种机器已经被发明出来了,只要好好读书,大山外面就能见到。“我相信,你以后造的机器人比只会干农活的机器人更厉害。”

李光友年轻的时候也有理想,一是教书,二是学医。有人问他为什么?他的回答是:其他什么工作都不喜欢,领导不想当,老板也不想当。“就想当老师、医生,或者放牛。在我们这个地方,不管是种地还是运东西,都要靠牛。看着自己的牛在,就安心了。”

如今,李光友已经达成了“当老师、教书”的目标。他还买了医生手册、本草类书籍,业余时间自学中医知识。

李光友年轻的时候热衷于爬山采药,对草药的药性有一定了解。有时遇到学生感冒、发烧,他还会帮学生诊治一下。说着,李光友抬起手,朝着学校周围的大山比画了一圈:“这山上,全都是药材。”他也常常对学生说,大家生活的坝子就是一个天然的药材库。“既然你们生长、生活在这里,就要先熟悉、掌握好身边的自然物,认清楚它们的特性。比如夏天来了,要少喝冷水,不喝生水。特别到了山上,记得要随身带大蒜,大蒜有消毒的作用,还可以驱虫。”

有件事令他烦恼——学生喜欢买辣条吃。李光友只要看见,都会提醒他们少吃这东西。“吃了容易得胃病”。

课桌角落放着李光友用过的粉笔头。实在短得捏不住了他才会扔

“凡是在我这里读书的

都是我的孩子”

他希望,今年新学期开始时,花点钱购置一台影碟机,为学生开一节“新媒体”课。

在苗寨教了十多年书,李光友坚持不放弃的理由很简单:“为了培养人才。让他们今后能够尽自己的一份力,去帮更多的人解决困难。”

因为妻子身体的原因,李光友没有自己的孩子。但是,他从没为此抱怨过。他觉得妻子很好,在他的人生路上给了他很多支持。李光友一家现在住的房子是1993年建的砖瓦房,屋顶漏水,遇上雨天,“外头下大雨,家里下小雨”是常有的事。但2017年他拿了家里的5万多元去建新教室时,妻子和老母亲都没有反对他,反而很理解他的做法。

也正因为没有自己的孩子,李光友把自己的学生视如己出。“凡是在我这里读书的,都是我的孩子。我愿意为他们付出。”

36岁的王玉梅是常来看望李光友的学生之一,虽然现居湖北,但每次回到昭通老家,她都会去李光友家陪这位老师聊会儿天。如今,王玉梅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做了母亲之后,她对李光友当年对学生的好体会更深。

“李老师很朴实,我很感激他对我的教导。虽然他当年只教我到三年级,但我把他看作亲人一样。小时候,我们苗寨里的孩子听不懂汉语,要是没有李老师,我可能连大山都走不出去。”王玉梅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有时候李光友见她中午没有吃的,就把自己带来的煮洋芋分给她。现在回想起这些事,王玉梅还会哽咽。2016年她回家过年时,特意给李光友带了10斤白糖、3把面条和几套自己做的床单。

不只是王玉梅,李光友对学生的付出,寨子里的人都看在眼里。2017年李光友建新教室时,为了节省人工费,决定自己建房,修建的过程中,他的众多学生闻讯自发前来帮助,年纪大的帮他提水泥、石灰,年纪小的则回家动员家长一起来帮忙。一传十、十传百,村里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李光友在建教室,来帮忙的人也越来越多,就连已经升学的学生周末回家一两天,也会过来帮忙。“要建,大家一起建。”

现在,新教室有了,条件改善了,距离秋季新学期开学的时间也近了。李光友眼下有个问题需要解决,他希望新学期开始时,花点钱购置一台影碟机,开一节“新媒体”课,帮助学生学习。

“现在的新教材配了光盘,授课的老师是学生们没见过的人,新面孔总是能吸引学生的注意力。而且人家那些老师教的知识更多,对学生学习有好处。”他很清楚,在白家坪苗寨这种“连手机信号都不怎么好”的高寒偏远山区,孩子们接触山外世界的途径少之又少。能为孩子们多打开一扇了解外面的窗,就意味着孩子们的未来可能会多一条路,一条既不狭窄,也不崎岖的路。

教室前面的泥地里,竖起篮球架,就是篮球场。雨季来了,孩子们穿着水鞋上学

(原题为:《大关县乡村教师李光友:建起小小教室,托起大大梦想》)

[实习编辑:王鑫]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