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教育网 > 资讯 > 快讯 > >清华“学霸”AI写歌选秀称生命由音乐主宰

清华“学霸”AI写歌选秀称生命由音乐主宰

2018-10-08 11:34 来 源:澎湃新闻 浏览 字体:

“学霸”怎么做音乐?正在清华大学就读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四年级博士生宿涵的答案,是“用人工智能写歌”。

近日,这名“4年读完初高中、16岁上大学、20岁直博、24岁即将博士毕业”的清华学霸,在热门电视音乐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中闯入“全国七强”,因此受到热议。

该档节目导师、同时也是清华学长的李健认为,宿涵“可能是近20年清华唱歌最好的人”,而后者也展示出了属于工科学生的“技术流”——依靠人工智能中“深度学习”的算法重新填词,改编歌曲。

宿涵近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通过学习华语乐坛几千首经典作品,人工智能可以学习总结人类创作的特点和规律,无限创作。他希望在此基础上赋予了人工智能以温度和情感,今后用技术推广和传播音乐之美。

对于清华生医博士参加音乐选秀节目,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系主任郑作彧副教授认为,看到希望而转换人生跑道,其实是“追求美好生活”的体现,也是对于高等教育的正确态度。“希望在不断发展进步的社会中,这种追求美好生活而尝试各种跑道的情况越来越常见。”

“我的生命是由音乐来主宰的”

作为24岁的清华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博士生,宿涵被贴上了“开挂的人生”、“天才少年”、“名校网红”这样的标签。

出生于辽宁沈阳的书香门第,宿涵的外公和母亲是大学教授,外婆和父亲也曾在高校工作。“家里的教育总体来说就是希望我做个好人,其他一是没有时间管,二是尊重我的想法。”

小学五年级,宿涵自愿进入沈阳的东北育才学校“中学四年制优才教育实验班”就读,四年学完初高中全部课程。他平日是一个幽默、理性、爱思考的人。16岁,他参加高考,却因参加了不少竞赛,备考时间不足,最终去了离家最近的东北大学自动化专业。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不是标准的学霸,中学的时候我不喜欢乖乖坐在那里准备考试,就去参加数学竞赛、信息竞赛,还有一些歌唱比赛,也试过清华艺术特长生加分的选拔和科学类电视选秀节目。”他回忆过往,“可能运气不是很好,所有的竞赛比赛我得到的都是入围线后的那个名次。”

到了大三,他当上了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发现“用心做事情其实就是无敌的状态”。他想从家乡考回理想中的清华。20岁,他如愿直博去了清华大学。出于兴趣,他选择生物医学工程专业,想为解决人类的疾苦做研究。

除了学习,宿涵业余的一大部分时间花在了音乐上。27岁的刘晓光同样在清华理学院念博士四年级。2014年年底,两人由对音乐的热爱和相似的经历成为了志同道合的好友。

“清华的学生大致可以分两类,有一类在自己的专业上非常强,可以说水准世界领先;还有一类组织能力和影响他人的能力非常强,宿涵属于后者。”刘晓光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宿涵“天生就是会为喜欢的事努力到极致”。“比如,他很喜欢去KTV,而且特别恐怖的是他会把自己唱的歌录下来,回去听很多遍,以便改进。”

两年学习之后,宿涵发现科研需要全心投入,同时他也愈发觉得内心对于音乐难以割舍。“科研的确是枯燥的,但是这份枯燥有其价值。如果音乐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爱好,那么我会选择以科研为主。”他告诉澎湃新闻,他从本科时就不断思考音乐在自己生命中的意义。

约在2014年,他开始在音乐平台上发布翻唱歌曲。2016年,宿涵参加了“清华校歌赛”,一举拿下冠军。2017年,由他担任主唱之一的清华大学第一首学生原创中国风说唱歌曲《水木道》发布后在社交平台上了热搜。

渐渐地,音乐的重量明晰起来。“3岁的时候,我就跟父母一起上台唱歌。”他说,“从出生到大学,音乐成为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东西。甚至,它的重要性超过了其他的总和,可以说,我的生命是由音乐来主宰的。”

尝试用技术推广音乐之美

幸运的是,宿涵似乎找到了平衡两者的交融点——尝试将人工智能(AI)应用于音乐创作。

在今年一场热门电视音乐综艺节目现场,他带来一曲《止战之殇》,开场极具爆发力,之后加入了知名饶舌歌手Eminem歌曲中“16秒吐101个歌词”的高难度Rap,引得导师全体转身。这首作品中改编的主歌歌词,是由宿涵和刘晓光等同伴们一起用自己开发的人工智能算法创作而来。

在这套算法中输入需要的韵脚,以及“战争、深渊、绝望、疯狂、哭泣”等关键词后,AI便输出了歌词。

“虽然逻辑上会有点古怪,但恰恰很有画面感。”这首词中的一句“讽刺挂满美丽的太阳”给宿涵带来了惊喜。他还特意确认了这些词语是第一次被组合成句。“这句话放在反战题材里感觉还是很有深度。”

据他介绍,这个关于人工智能和音乐编程的项目基于一种“深度学习”的算法。AI学习了华语乐坛几千首经典作品后,便能学习总结人类创作的特点和规律,可以无限创作。“除了作词,我们最核心的技术是作曲和编曲,可以为音乐人提供用于歌曲中配乐片段的音乐制作服务。这个在国内是非常前沿的。”

事实上,AI音乐并非新鲜事。早在1957年,就诞生了历史上第一首完全由计算机“作曲”的音乐作品《Illiac Suite》。2017年,美国歌手Taryn Southern专辑中的歌曲《Breaking Free》,就是由一个叫Amper的人工智能程序负责作词作曲和监制的。

目前,AI创作歌曲已经成为一个新兴产业。打开相关网站,只要设定音乐类型、情绪、节奏、乐器和音轨长度,就可以自己创建一首歌曲。刘晓光介绍,“真正的AI音乐应该是99%以上通过AI自己完成的。目前我们可能是国内唯一一个真正在做人工智能音乐的团队。”

“只是现在的音乐版权归属是个问题,国内在这方面相对空白。”在宿涵看来,AI音乐的应用场景具有功能性、情景化。通过AI,可以帮助影音娱乐行业的从业者减少重复性工作,提升效率;对于音乐爱好者们,则提供了一个“将非音乐语言转化成音乐”的创作工具。

然而人机互动模式下自创歌曲的形式不仅让“乐迷”好奇,也引发了对AI能否做出真正好音乐的质疑。对此,宿涵说,音乐本质上是用来表达人类情感的。AI与音乐的结合是否能够飞跃,关键在于AI最后能不能写出人类的真情实感。当前,AI还没有办法超过大师,还需要人类赋予其温度和情感。

离毕业还有一年。对于未来,宿涵想通过用AI做音乐的方式来展现自己的价值。“我们的初衷是用技术去推广和传播音乐之美,给更多人带去能量和好的改变。”他说,“我觉得第一步已经迈出来了。”

对于清华生医博士参加音乐选秀节目一事,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持肯定态度。他说,社会上有一种价值判断认为有能力做学术科研的人进入娱乐圈是人才上的浪费,名校出来不去那些公认的所谓高端或严肃的职业就是误入歧途。今天的时代,人生职业发展的可能性和机会大大增加了,年轻人多元化的选择也在改变人们对于人才、深刻性、生活标准的看法,清华博士音乐选秀,反映的正是社会的丰富性和活力。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系主任郑作彧也表示“乐见其成”。“与其说这个学生放弃了科研,让学术界失去了人才,更不如说他是在理性的情况下转变了生活方式。”他告诉澎湃新闻,因为从别的生活方式中看到希望而转换人生跑道,这其实是追求美好生活的体现,也是对于高等教育的正确态度。“我希望随着社会不断发展进步,这种追求美好生活而尝试各种跑道的情况越来越常见。”

[责编:jyw1783]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教育网(www.edu-gov.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